人民网聚焦疫情抗击特别报道“各地在行动”(61)

快递让进了吗?装修开工了吗?各地复苏“最后一公里”为啥还差点?

人民网联合报道组

2020年04月29日08:47  来源:人民网
 

“您好,快递放门口了,一会儿您开门取一下。”4月1日,北京西花市南里南区社区,快递员董利照在经过相关检测核查后,开始了疫情发生以来的第一次入户派件。

近日,北京市社区防控组下发《有序放开快递、外卖人员进小区工作指南》,多数小区的派件业务正逐步恢复。董利照一边清算着手中还未派送的件,一边说,“现在居民不用再跑来跑去,我们的收入也慢慢恢复到正常水平。”

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多地多数小区已为入户服务打开“门禁”。中央明确提出要求,让服务业有序进小区,在民政部政策下,多地也相继出台细则并推动落地。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在部分地区,装修、家政等服务行业仍存在“入户服务难”的情况。

“门禁”解封、扫码入户,多地入户服务“归位”

身为“网购达人”,成都市民刘女士经常一天内收好几个快递。疫情严控期间,她所在小区规定,所有快递员不允许进小区派送,只能在大门外等待住户自取。

“那时候一天要跑好几趟。”刘女士说,由于不同快递配送时间不同,个别还会有明确取件时间要求,她经常刚拿完回家又接到另一个取件通知。随着当地疫情防控形势向好,成都市有关部门于3月底发布通告,全面恢复城镇居住小区等居住区域常态化管理。刘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快递员可以把快递放到小区内的统一代收点,取件不用再赶时间了。我又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买买买’了。”

除了允许进入小区,部分小区还恢复了送货上门服务。

海南海口市民陈女士居住的龙华区交通局宿舍小区,属于老式楼房,没有电梯,自从配送员无法入户后,住在6楼的她,每次寄快递、拿外卖都要去小区门口。近日起,小区开始恢复对外开放,相关配送人员经过相关查验后可送货上门。陈女士的生活又慢慢恢复了往常的轻松便捷。

多地入户服务逐步“归位”,不仅让居民的日常生活恢复便利,也让服务行业从业者轻松不少。

在贵阳市花果园,外卖人员扫码和体温检测正常后即可进入小区。范贤明摄

“请您配合测试体温并出示健康码。”贵州花果园W1区门口,外卖员小王在两项基础检查正常后,拿着两份热乎乎的美食,边联系客户边往单元楼方向赶去。

小王告诉记者,疫情严控时期,很多物业在防疫卡点处设置了外卖自取点。尽管可以满足配送需求,但大量外卖集中取放,难免出现拿错、拿漏现象。“每次配送都提心吊胆的,特别害怕客户不满意给差评。”回想那段时间的工作,小王用“忐忑”来形容。

小王说,现在平台在下单页面特别设置了“挂门把手”“放在在卡点处”等备注选项,让客户自行选择服务类型。“恢复上门服务,大家都放心多了。”

“摆摊”式配送、装修难上门,部分小区管控仍未“松绑”

尽管多地服务行业进小区的“门禁”正逐步解封,但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在部分地区,快递、外卖、装修等服务人员,或仍被“拒之门外”,或“能进门不能上门”,社区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仍未打通。

快递员在小区门口等待居民领走快递。那衣摄

新疆乌鲁木齐,已从事快递工作7年的陈云,谈起当前的工作状况,长叹一口气,“我负责的区域大部分都不允许快递员进小区,只能让住户来指定大门自取,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候联系不上客户也不敢随便放,万一丢了件还要赔偿。”陈云说,整日“守货等客”导致工作时间无限延长,配送效率也大打折扣。

“我已经得两个差评了。”前两天,北京的大风天气“坑”苦了外卖员小张,“好多小区虽然让进大门但不能入户,只让放在门口的架子上。食物不像其他商品,放久了会影响口感。遇上这种大风天,一旦被吹掉地就没法吃了。”无奈之下,小张只好在架子旁等待客户来拿,一天下来,接单量大大减少,配送超时的投诉却一增再增。

比起快递、外卖等配送行业纠结能否到户的“进阶”问题,装修、搬家等服务行业还陷在不能进小区的“初级阶段”。

“我是2020年1月在北京大兴德茂小区买的房子,现在已经4月了,一直不让搬家,这种情况政府是不是要考虑一下解决办法。”

“我住的秦皇岛泰和家园还是不让搬家、装修工人进,这种情况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

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家装工人至今无法进小区”成为各地网民留言提及最多的烦心事。据了解,出于“作业人员密集”“施工难免扰民”等因素考虑,多地装修行业目前仍未全面复工。

“我们小区还是不让工人进,问了物业好几次,说是怕施工影响还没开学的孩子在家学习。”在北京朝阳区华腾园购买了新房的吴女士,眼下正在为装修的事苦恼。吴女士说,春节前工人已经改了水电砸了墙,本想着年后能尽快赶工,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个月。

由于当前房子的租约即将到期,吴女士不得不再续租半年,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房租一个月5000元左右,房贷一个月1.35万元,我这交着房贷还多付出将近4万元的房租,愁死人了。”

社区方:不同小区情况不一,打通末端服务仍需时日

随着各地复工复产有序推进,关系大众日常生活的入户服务“最后一公里”的断头问题也成为百姓关注的焦点。针对此次走访中发现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多地社区工作人员。

北京西城区广内街道西便门东里社区共有2950人、11栋居民楼。疫情发生后,为了居民的健康和安全,社区进行了封闭式管理,快递外卖不能再配送到家。“前期,社区的快递全部投放在西门外的货架上,每天少则300件,多则600余件。”西便门东里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潘瑞凤说,居民反映取件不便的同时,也会担心快递员进社区能否确保安全。“我们与负责辖区业务的快递公司进行了对接,要求其指定1名快递员并按照相关流程进行入户申请。”潘瑞凤说,下一步,社区准备再加装1组智能快递柜,为快递安全有序投递创造条件,最大限度满足居民需求。

“目前,马坡岭街道依旧严把控制关卡,预计到其他省份无一例新增病例时,会考虑适当放宽相关要求。”湖南长沙市马坡岭东站社区相关工作人员解释说,考虑到湖南4月初有一例境外输入病例,社区防疫工作仍然不能松懈。

“让快递进小区,涉及物业、社区、业委会等多方责任。”新疆乌鲁木齐的一名社区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防疫工作还不能松懈,每个小区的情况和能力不同,暂时还不能完全放开快递进小区。”

社区防控安全要抓,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也要满足。各地是否能根据当地民情,尽快探索落实细则,在符合防控要求的前提下,有序放开“刚需”服务业进小区,让快递、家政、维修、房屋中介等服务人员尽早能不打折扣地实现入户服务,已备受公众期待。(曾帆、池梦蕊、匡滢、何萌、朱虹、樊欢迪、龙章榆、那衣)

点击查看更多疫情防控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人民网聚焦疫情抗击特别报道:

 

(责编:曾帆、唐嘉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