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聚焦疫情抗击特别报道“各地在行动”(58)

回访:自救+帮扶,多地因疫情受困企业过关了吗?

人民网联合报道组

2020年04月13日08:53  来源:人民网
 

“疫情来得突然,公司初二开始就全部停业了,之前备的货都得砸手里,损失太大。”

“生产成本已经投下去了,开工后各项支出又要大幅增加,如果银行信贷再有困难,我们很可能要倒闭。”

……

货品积压、入不敷出、现金流吃紧,今年2月,人民网记者走访多地时,发现许多中小企业和商户因疫情陷入经营困境,企业走势呈现“L”型。

为助其扛过艰难时刻,中央和地方密集出台纾困政策,企业自身也主动谋变、突围求生。如今,各地已有序推进复工复产,在“帮扶”和“自救”双重推力之下,受困的中小企业都“过关”了吗?记者对相关企业进行了回访。

利息减免、房租砍半,政策“红包”让企业喘口气

“银行3月份贷款利息减免了1/3,一下子帮我们省下不少钱。”不同于一个月前的满面愁容,廖荣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语调明显轻快不少。

廖荣伟企业的车间内,工人正忙碌着生产。受访者供图

廖荣伟在浙江温州经营着一家鞋业公司,公司一线生产人员四百多人,在全国拥有一百五十多个经销商,去年年销售达到一亿多元。2月记者采访时了解到,今春受疫情影响,廖荣伟的公司不仅开工时间推迟了一个月,春鞋订单也损失了一半左右,资金链严重吃紧。

为帮扶像廖荣伟一样陷入“钱荒”的企业主,温州市金融办安排了总量为50亿元的紧急普惠贷款额度,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减免1-3个月利息,每户最高可享受100万元贷款。

廖荣伟一边翻找贷款收据一边告诉记者,目前他已向银行贷款50万元,借期一年,依据相关减免政策,直接给企业省了3000多元。

位于江苏苏州的盖睿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也一样享受到当地的政策“红包”。据该公司副总经理陆丹介绍,当地出台的“苏惠十条”提出,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中小企业,1个月房租免收、2个月房租减半。“这样一来,直接为我们省下近50万元支出,相当于两个月的房租。”

政策扶持让公司从窘迫中缓过来,也有精力开发新产品。“我们属于健康领域,公司研发的全科医生工作站此前专门给社区家庭医生使用,疫情发生后,我们又给这个设备增加了疫情筛查模块。”陆丹说,如今,全国很多地方的社区卫生院都在使用全科医生工作站进行预检分诊,社区卫生机构可以通过采集的数据来监测居家隔离人员的健康状况。“我们不仅为基层疾控和医疗贡献了力量,还拓宽了市场。”

政府搭台、直播助售,实体商户试水线上带货

在浙江湖州,有一个全国著名的“童装之都”——吴兴区织里镇,李培全的童装生产企业就坐落于此。

2月采访时,李培全提到,受疫情影响,该公司价值2700万元的春款童装无法在各地门店上架,只能暂时堆在公司仓库,等待秋季或明年春季再打折促销。

“现在,这批春装正打五折在门店买呢。”李培全说,当地复工复产后,年前仓库积压的春款童装已到达线下门店。但受疫情影响,市场无法一下子完全复苏,销售情况不佳。

“后来还是镇上帮我们想了法子。”据悉,3月初,织里镇对接互联网直播平台,组建起一支电商运营辅导团队,“一对一”帮助企业提高线上销售技巧。

3月12日,该公司直播卖货吸引3.3万人同时在线围观。受访者供图

“我们公司在3月12日和3月23日组织了两场直播卖货,还设置了免单大奖,吸引数万名网友在线围观。”对于直播卖货试水的效果,李培全表示满意。

流水线上,廖荣伟企业的鞋正等待组装。受访者供图

“线下销售情况惨淡,没想到线上销售一片火热。”廖荣伟感叹,单三月,他就在网上卖掉了七八千双春鞋。“目前,工厂里两条生产线都已开动,每天生产两千多双春鞋,全部放在线上销售。”廖荣伟说,年前滞销的五六千双春鞋,他也打算放在线上打六折便宜点卖掉,“损失能挽回一点是一点。”

“云带货”帮不少企业打开销售“副本”,暂解了燃眉之急,但谈及接下来的发展,部分企业主仍有担忧。

“线上订单的转化率目前并没有达到理想效果,春装销售季也马上要过去了。”李培全说,接下来,秋装的生产让他更为发愁。按照往年的情况,4月中旬秋装就该开始生产了,可受限于春装库存,今年秋装该投产多少,他有些拿不准,“秋装生产首次已砍单17%,下一步是否要继续砍单,还要视今年春装销售情况而定,估计今年全年销售额会比去年同期减少20%。”

李培全说,目前小微企业贷款还面临“审查手续繁琐”“需要抵押物”等困难,希望政府能够进一步加大信贷支持。

为帮助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渡过难关,中央多次部署强化对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为中小微企业送出金融扶持“礼包”,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央行年内3次降准释放超1.75万亿元,精准服务中小微企业。各地也积极出台相应措施,如提供政府性担保、给予贴息贷款等等,支持和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为经济恢复发展按下“加速键”。

性质特殊、环境受限,部分行业处境仍艰难

随着国内疫情形势逐渐好转,不少中小企业的经营现状也随之明朗起来,但仍有部分行业受制于性质特殊、消费环境受限等因素,面临着“工作人员上岗,公司业务待工”的尴尬境况。

“往年第一季度都有1000多万的营业额。”厦门智诺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林在松告诉记者,和2月采访时相比,公司情况没有好转。整个一季度,该公司“颗粒无收”,每个月30多万元的工资支出都是靠“老本”在费力维持。

由于会展行业不属于“保障疫情相关行业”,无法取得当地金融机构提供的低利息贷款。“也就还能再撑两三个月吧。”想到公司正面临的资金链断裂之困,林在松眉头紧锁,“虽然贷款的办理流程和时长比以往更快了,但我们已无法再申请到更多贷款。”

“每年3月4月都是会展行业的旺季,但今年,我们不仅没有收入,原有的订单也在相继延期或取消。如果下半年情况还没有好转,我们不得不考虑通过裁员来缩减成本。”说到此,林在松深深叹了口气。

为促进旅游会展住宿餐饮业发展,厦门已于近日出台相关措施,其中明确,除国际会议展览外,可正常举办国内各类会议、培训班、展会等,参会人员要查验健康码和体温检测;对2020年6月30日前在会展中心、佰翔会展中心举办的会展活动免收场租费用。林在松从中看到生机,希望相关政策能尽快落地,帮助自家企业过此难关。

除了会展行业,不少酒店和餐饮类企业也因相关条件限制,出现复工后经营情况未见明显改善的情况。

今年2月,海南海口金莲花荷泰酒店为了减少损失,“半卖半送”地处理了为新年餐饮旺季准备的大量新鲜食材。面对记者的回访,酒店负责人说,虽然目前政府发文鼓励消费,相关领导也纷纷带头,但酒店的营业情况仍不算乐观,“按照去年同期水平算,今年预计要损失五六百万。”

“当前,海南省酒店开房率平均不超过15%左右,还有5%的餐饮酒店企业处于倒闭、转让、长期歇工的状态。”对于复业后餐饮市场低迷的原因,海南酒店与餐饮协会执行会长陈恒分析称,“一是消费者担心企业防护措施不到位、食材不新鲜;二是根据防疫要求,每桌就餐人数有受限,营业场所只能部分开放;三是疫情当下,收入减少,导致消费者消费信心不足。”

为了提振百姓消费信心,近期多地频频送出消费券,各地领导亦带头消费,鼓励市民在做好防控的情况下,外出进行消费。4月9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目前已有7个省20多个地市组织发放了多种形式的消费券,激发消费潜力,带动消费回补,在短期内取得了积极成效。同时,各地继续对中小企业进行政策扶持,如继续实施租金、税收减免政策,政府搭台帮助实体商贸企业恢复经营等,助力因疫情受困企业闯过难关。(唐嘉艺、曾帆、顾姝姝、王丽玮、郑窈、毛雷)

人民网2月采访报道

这些地方已出台新政 帮扶企业安度抗“疫”期

点击查看更多疫情防控

点击查看19省份对口驰援进展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人民网聚焦疫情抗击特别报道:

 

(责编:曾帆、唐嘉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