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地方策系列报道

西藏:全力做好决胜脱贫攻坚“后篇章”

吴雨仁

2020年10月17日08:36  来源:人民网
 

拉萨布达拉宫。石奇峰 摄

2019年12月23日,西藏自治区脱贫攻坚指挥部发布公告:西藏19个贫困县(区)摘帽、1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至此,西藏62.8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74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

“去年我家有两件大喜事,第一件,住上了崭新的楼房。第二件就是,我们家终于脱了贫!”家住那曲市色尼区的益西激动地告诉记者,“国家政策好,我们使劲干,让日子越过越红火。脱贫了,我还要抓紧奔小康。”

阿里地区普兰县赤德村,近年来依托当地优势特色资源,成立济贫暖家专业合作组织,利用当地盛产油菜的优势,建立了油菜籽加工点,生产纯天然的菜籽油,通过发展多个产业项目,带动全村38户贫困群众如期脱贫,树立了产业脱贫的成功典范。

雪域高原,决胜脱贫攻坚的生动故事正在不断上演,星星之火,熊熊燎原,汇成一幅幅波澜壮阔的“脱贫答卷”。眼下,脱贫攻坚进入全面收官的关键阶段,雪域儿女发愤图强,乘势而上,全力做好决胜脱贫攻坚“后篇章”,努力奔向幸福新生活。

“志智双扶” 脱贫致富催动力

走进日喀则市萨嘎县萨拉村村委会,一提起嘎玛塔青,村党支部书记格桑旺堆就笑了起来,说道:“他从‘酒疯子’变成个‘勤快人’,现在可是出了名的吃苦耐劳,被村里人交口称赞。”

过去嘎玛塔青在村里是出了名的爱喝酒,大家都叫他“酒疯子”,没事儿就闲在家里睡大觉。打工嫌苦,种地嫌累,“等靠要”思想严重。

发现“病根”,方能“对症下药”。为了找出他陷入贫困的“症结”,帮扶干部经过多次走访发现:嘎玛塔青自身发展动力存在严重不足。

为了赶走他身上的“懒癌”,帮扶干部带他去乡里的致富能手家看“新生活”,去脱贫光荣户家听“致富经”,去村委会宣传栏数“好政策”。

嘎玛塔青满脸羞红:“看到很多以前生活不如我的人都过上了好日子。我有手有脚,不能再赖着政府了。”帮扶干部趁热打铁,帮他贷款搞养殖。2018年底,嘎玛塔青一举摘掉贫困帽。

2019年,萨拉村成立昔日松养殖专业合作社,嘎玛塔青将家里的羊入股,成为合作社的“股民”和社员。“现在村里发展快,挣钱机会也多,我越干越有劲。”嘎玛塔青高兴地说。

西热次仁正在修理汽车。卢文静 摄

扶贫先扶志,致富先治心。“扶贫干部经常鼓励我,要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实现脱贫致富。”拉萨市当雄县纳木湖村村民西热次仁说,党和政府的思想扶贫,让他深刻意识到:只要肯吃苦、愿意学、动脑子,脱贫致富不是问题。

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西热次仁不等不靠,主动发展汽车、摩托车修配店业务,不仅摘掉了贫穷帽,还成为村里有名的致富带头人。

如何激发内生动力?西藏坚持“富脑袋”“富口袋”并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通过教育引导、增强脱贫意识、更新观念,让贫困群众摒弃“等靠要”思想,心热起来,手动起来,在脱贫攻坚中唱起主角、当上主体。

“近4年来,我们通过因地制宜发展扶贫产业,激发了农牧民增收的内生动力。2020年上半年,达孜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5118元,75%以上都是产业和工资性收入,比之前高出不少。”拉萨市达孜区委宣传部副部长胡朝辉说。

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西藏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和党员的战斗堡垒和先锋模范作用,带领群众找思路、办培训、兴产业,带领群众脱贫致富。

林芝市巴宜区久巴村党支部书记多布杰发动党员示范,外出学习技术,与其他3名党员带头成立了草莓种植农牧民专业合作社,带领村民试种草莓、甜玉米等果蔬。

“以前村里的收入依靠种植青稞、挖松茸,群众的日子过得紧巴巴。”多布杰说,靠着种植草莓,2016年久巴村全村脱贫。现在,久巴村有草莓种植大棚66座,年收入可达224万元,带动合作社成员户均增收8万元。

多布杰带领久巴村群众脱贫致富是西藏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党员带头干,大家跟着干,成为西藏自治区脱贫攻坚的一大法宝。

特色产业 打造增收“聚宝盆”

墨脱茶厂。扎诺 摄

墨脱茶园,遍布高山深谷。在气候、纬度、土壤酸碱度上,墨脱都适合种植茶叶。2012年林芝市墨脱县建成了第一个试验性茶园,并于2013年将茶叶确立为农牧特色主导产业。

“我家种茶三年,2019年茶青收入达3万元,而四五年前我连茶树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墨脱县墨脱村村民达瓦拉姆高兴地说,现在家里有了存款,相信以后依靠茶叶种植,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随着茶产业的发展,像达瓦拉姆这样的人在墨脱越来越多,小茶树变成了农牧民群众增收的“聚宝盆”。

据统计,从2015年至2019年,墨脱县累计采摘茶青37.68万斤,农牧民群众实现增收1140万余元。

洛隆县位于昌都市西部,有着“藏东粮仓”的美誉。这里盛产优质青稞,当地最大的青稞加工工厂洛隆洛宗特色产品开发公司每年与洛隆千余户青稞种植户签订合同,高于市场价格收购,实行利润分红、提供就业岗位解决建档立卡户就业,2019年,洛隆农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1185元。

西藏把发展产业作为脱贫之本,大力发展以青稞、牦牛为主的种养业、文化旅游业、民族手工业、商贸流通业和资源开发利用等扶贫产业,不断夯实产业扶贫根基,实现更扎实、更稳定、更有质量的脱贫。

隆子县聂雄奶牛标准化养殖场一瞥。段敏 摄

山南市隆子县是一个农牧业大县、资源富集县。2018年隆子县聂雄标准化奶牛养殖基地的成立,让隆子县规模化养殖进入专业化时代。一系列数据表明,产业的升级带动产业效益不断增长,从而惠及当地及周边百姓增收致富。

截至2019年底,通过向当地群众购买奶牛累计带动增收840余万元;

土地流转3980亩,每年每亩土地流转费400元,直接带动当地群众创收159万余元;

向周边群众购买饲草料3700多吨,累计带动创收近120余万元;

通过销售鲜奶、奶渣、酥油、公犊牛等方式累计实现创收765万元……

隆子县通过发展壮大特色龙头产业,辐射带动周边群众增收致富,走出了一条产业促脱贫、带就业、稳增收的新路子。

根据各地特点,西藏把特色产业做到老百姓的心坎上,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受益增收。

拉萨市堆龙德庆区那嘎村村民白迪曲珍说:“以前只能靠放牧为生,从那曲搬迁到拉萨后,村里大打‘特色旅游牌’,把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改造为‘家店合一、上下合住’的藏式民宿,一年能收入五千多元。”

“我在艺术团工作,每月可以拿到近3000元,丈夫打零工每月有2000多元,儿子也有固定工资。”谈到未来,白迪曲珍信心满满,“脱贫靠别人帮一把,致富就得靠自己了!”

发展与富足有了赖以生存的资本,特色产业的持续发展壮大,已成为西藏各族群众脱贫致富的“钱袋子”。

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西藏累计投入近400亿元,实施产业扶贫项目2900多个,带动近24万贫困人口脱贫,受益农牧民群众超过84万人。依托这些产业,西藏正逐步实现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帮扶转变。

棋到终盘 防止返贫是关键

当前,西藏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成就,全域实现整体脱贫。不过,仍有一些脱贫人口存在返贫风险,一些边缘人口存在致贫风险,必须把防止返贫摆到更加重要的位置。

扎西是那曲市尼玛县多玛乡的贫困户。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在驻村工作队帮助下,扎西通过参与村集体经济于2019年实现了脱贫。“脱贫后,帮扶政策没撤、帮扶工作力度没减、驻村工作队员常常来我家‘回头看’,帮助解决生产生活的问题。”

防止返贫是提高脱贫质量的关键。西藏在推进脱贫攻坚工作中充分发挥村支部、驻村干部、村振兴干部的作用,通过“再回头、再排查”,在走村入户过程中时刻关注和了解脱贫户的实际生产生活情况,建立防止返贫长效机制。

在建立防返贫帮扶机制上,拉萨市制定了《拉萨市关于构建防返贫预警机制的实施办法》。《办法》明确,通过数据分析、走访排查、综合研判、调查核实、登记备案和结果运用等步骤进行防返贫动态监测,重点核实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脱贫标准等脱贫户,安全饮水、安全住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未稳定实现的脱贫户,享受兜底保障政策的脱贫户等,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逐户逐人进行针对性帮扶,最大程度防止脱贫群众返贫。

为了巩固脱贫成果,让全面小康成色更足更亮,昌都市始终坚持把动态管理作为提高脱贫质量的有力抓手,根据致贫主因,按照“一月一排、一月一核”对所有建档立卡户和边缘户进行动态监测,形成县乡村三级动态监测台账,确保脱贫监测户不返贫、边缘户不致贫。

对于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西藏加大健康扶贫力度,制定帮扶救助措施。2016年以来,西藏对全区6.33万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开展健康扶贫精准救治。截至去年,西藏农牧区贫困住院患者县域内“先诊疗后付费”覆盖率已超过98.5%。其中,昌都、阿里两地的“先诊疗后付费”覆盖率已达100%。

拉萨市第一小学的学生们放学后欢快地走出校门。次仁罗布 摄

防止返贫,教育是长远之计。按照“扶贫先扶智、彻底斩断贫困链条”的总体思路,西藏深入推进教育精准扶贫工作,继续实施15年公费教育和“三包”政策,连续3年提高“三包”政策标准,2019年生均达到3700元,累计受助学生达231.21万人次。

西藏把主要精力放在巩固提升脱贫成果和防止返贫上,加大督查力度,统筹抓好精准识别、产业支撑、政策激励、社保兜底等各项工作,坚持现行标准,认真查找漏洞缺项,健全返贫监测预警机制,加强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努力实现高质量脱贫。

路漫漫其修远兮。摘帽不是脱贫攻坚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如今,雪域高原各族儿女在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正与全国人民一道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程上,满怀激情,昂扬奋进。

林芝市巴宜区米瑞乡姆朵村丰收带来的喜悦。次仁罗布 摄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责编:于新怡、唐嘉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