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校外培训缴费容易退费难,咋办?

人民网联合报道组

2020年07月31日08:28  来源:人民网
 

“前段时间我和校外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协商退款问题,被告知要等到机构复工,但现在看来他们复工仍遥遥无期。”谈起退费经历,乌鲁木齐市民赵先生满是苦恼。2019年11月,赵先生为孩子在当地一家培训机构报名交费8200元,因疫情原因机构一直没有开课,费用至今也没给退。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让不少学生经历了一个超长假期,停课数月,校外培训机构预缴费用退费问题成为家长们的大难题。培训机构往往一次性预收几年培训费是否合法?退费遭遇困难,家长又应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对此,记者进行了多地走访。

预缴学费才有优惠,想退费却难上加难

“您一次性报1年或者2年课程会有很大的价格优惠,当然您也可以选择只报3个月课程,或者按照课时选择48节课包,96节课包……”在上海一家校外培训机构走访时,工作人员卖力地向记者推销着课程。记者发现,一次性预收学费已是校外培训行业一条不成文的收费规矩,为了吸引家长报名,大部分机构都有预缴学费享优惠的政策。

家住安徽合肥蜀山区的张先生,家里孩子今年上幼儿园大班。两年前,他就给孩子报了舞蹈和画画兴趣班,“当时报名兴趣班有优惠活动,我就直接预交了3年学费。”

记者在大众点评APP上搜索上海的“巨石达阵”,显示两家店均已歇业关闭。图为APP截图

与张先生类似,上海的卷卷在一家橄榄球机构“巨石达阵”给6岁的儿子报了名,“当时刚好一次性缴纳2年学费有优惠,我想儿子会一直学下去的,就报名了。”然而,疫情发生后,该培训机构却一直没有对外开放,“一开始机构给出的理由是在找附近的场地,后来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教练联系不上,机构也没有给出停业通知。”记者通过大众点评APP搜索上海地区的“巨石达阵”,显示两家门店均已歇业关闭,相关搜索下有家长评论称,“现在报任何课都要谨慎,一次性缴几万块得承担无法上课也无法退款的风险。”

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张女士的留言截图

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也有不少网友反映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用退费问题,希望相关部门能帮助解决。北京的张女士留言称,自己于2019年12月给孩子在某培训机构续了一学期的街舞课程,学费1万元。今年上半年,因为机构搬家以及疫情原因无法正常上课,张女士联系机构申请退款,机构却以没有资金为由不予退款。

“我在申请退款时,机构工作人员直言,‘总不能因为给你退款而让我们倒闭吧’。但我们当初签订的合同中有写明,因为学校搬迁而对学生造成影响会全额退款。”目前,张女士要求退费的诉求仍未得到解决,记者也多次尝试联系该培训机构,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专家:监管主体不明、未形成合力致机构经营不规范

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截图

校外培训机构一次性预收几年培训费是否合法?实际上,在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中,就明确提出“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但从现状来看,不少培训机构却并未按照相关规定执行,预收高额学费、退费困难,甚至机构跑路等现象仍较为普遍。对此,广西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广西诉讼法学研究会秘书长林轲亮向记者解释,国务院出台的《意见》是一类顶层政策设计,具体实施还需要各地出台契合地方实际的细则方具有可操作性,“由于各地实际情况不同,且相应规范细则出台要经过制定、征求意见及试行等流程,因此《意见》不能立即落地‘见效’”。

林轲亮指出,一些建立了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的地区,监管却没有实时跟进,导致一些存在乱收费、退费难的校外培训机构依然“躺在”白名单上。同时,一些培训机构在没有取得办学资格之前,就已开展相应招生培训,更是脱离了有效监管。

“从这两年的实际情况看,有关部门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分类管理仍然没有解决多个部门监管主体不明的问题。”西南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罗江华认为,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退费问题层出不穷,根源在于多部门未能形成监管合力,“在一些地方,营利性的校外培训机构不受针对公益性民办学校的制度约束,专门性的管理制度设计没有跟上;教育、工商、民政等部门的监管权责不清晰;涉及登记、备案和日常化管理的细节问题也需要研究。”

针对退费难的问题,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提醒消费者,在购买培训机构课程包时,首先要记得签订合同协议,在签订合同的时候,一定要写明因商家原因导致无法正常上课时,商家应该承担的责任和具体的退费等解决方式。

多地加强资金监管 牵住培训机构“牛鼻子”

为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经营,近期全国多地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创新举措以升级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其中,加强资金监管成多地共同选择。

江苏苏州吴江区教育局近日出台《吴江区校外培训机构学费监管暂行办法》,依托吴江区校外培训机构综合管理平台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学费进行监管,包括开设监管专户、建立退费处理机制等。按照要求,吴江区的校外培训机构应将学员所有的线上缴费全部缴入机构监管专户,监管银行接受平台划款指令后,分别在课程学习开始前5日内、课程学习过半后5日内、课程学习结束后5日内将课程学费的50%、30%、20%划拨至机构基本户或一般结算账户内。

7月20日,福建福州市教育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支持校外培训机构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出,各地教育部门要加强与金融部门的合作,探索通过建立学杂费专用账户、严控账户最低余额和大额资金流动等措施,加强对培训机构资金的监管,切实保护培训对象的合法权益。加快实行资金监管工作的进度,鼓励新办培训机构先实行资金监管工作,并尽快覆盖到所有机构。

重庆市教委正联合两家银行,探索第三方支付、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制度。该制度的核心是,培训机构培训费存入专用账户后,每3个月才能根据学员培训情况划拨一次经费。目前,重庆已在一个区针对线下培训机构开展监管改革试点。同时,重庆市教委正在起草《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备案管理细则》,将在校外线上培训机构中全方位推行第三方支付、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制度。

林轲亮认为,各地监管部门在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的同时,还应当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准入资质及动态监管机制进行细化,引入年检制度、投诉快速受理机制及黑白名单制度,让校外培训机构时刻处于社会监管当中。此外,各地应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负责人、股东及教师的教育、培训及宣传工作,让校外教育机构成为基础教育的有力补充。

上海市消保委建议,教育培训主管部门要加快建立教育培训领域信用管理体系,对规范健康办学的机构予以信用激励,对违法违规办学的机构实施多部门、多领域的联合惩戒。(于新怡 尹星云 陈晨 汪瑞华 吴明江 姚於 杨睿 实习生于思琪)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此前报道:
(责编:于新怡、唐嘉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