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黄河":从16亿吨到3亿吨,潼关年均输沙量为何能减?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栋

2019年12月03日08:25  来源:人民网
 

鱼鳞坑、淤地坝、土谷坊;梯田、沙田、条田;柠条、沙棘、沙打旺、紫穗槐……

行走在黄土高原,防治水土流失的举措和植物不断涌入采访组视线。它们似乎在无声诉说这里的水土流失之患,也在默默呈现中华儿女的努力和勤勉。

曾有人形象地说,如果把黄河携带的泥沙堆成一道一米宽一米高的土墙,足以绕地球27圈。有统计发现,黄河年均输沙量约16亿吨,近九成来自黄土高原。

如今,随着一项项治理举措的实施,这一状况有多大改变?我们且行且寻求答案。

在陕西西安,黄委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2000年—2017年,潼关水文站输沙量平均值为2.6亿吨,而最近十年,这一数据仅2亿出头。

潼关站着控制黄河91%的流域面积、90%的径流量和几乎全部泥沙含量数据,记者不禁问道,“我们是否可以说黄河高含沙的状况已经改变?”

“局里掌握的资料毕竟有限,趋势性的判断还是建议你们到委里寻求答案。”

一路东行,出陕入豫,我们总算到达了位于郑州的黄河水利委员会。

这是水利部派出的全流域管理机构,负责在黄河流域和新疆、青海、甘肃、内蒙古内陆河区域内依法行使水行政管理职责。虽是事业单位,却具有行政职能,且还是副部级单位。由此,便可一窥黄河对中华民族的重要性,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治黄的艰巨和复杂。

黄河事务问黄委,他们准能提供最全面、权威的答案!

可这个问题,也让他们犯了愁!

水土保持局副局长刘正杰从事水土保持工作多年,依然无法给出确切答案,“大江大河的治理得从长周期看,黄河复杂多变,20年的数据还不足以定论。”言语谨慎,既是对业务的精准追求,也满怀对这条桀骜不驯伟大母亲河的敬畏。

趋势无法判断,但有一个事实却是肯定的:这些年,入黄泥沙减量,水土保持立了大功。

“经过70年坚持不懈的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实现年均减少入黄泥沙4.35亿吨,加上控制性枢纽进行水沙联合调控,下游河床抬高态势得到初步遏制。”刘正杰说。

另一组数据更是提气:64万平方千米黄土高原中,45.5万平方千米属于水土流失区,截至目前,已有22万多平方千米得到治理。

塬梁峁川,各有各的特点,治理,也需各有方案。

在沟壑发育活跃、重力侵蚀严重、拦泥效果显著的沟道建设淤地坝,既减少入黃泥沙,又提供肥沃坝地。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川掌沟,陕西榆林赵石畔,绥德辛店沟、韭园沟,山西吉县蔡家川,淤地坝都曾进入记者视线。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黄土高原,已有5.9万座淤地坝建成。

鄂尔多斯川掌沟淤地坝一角。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栋 摄

在坡耕地面积占比大、人地矛盾突出的地方,则建设旱作梯田。采访组在绥德拜访的86岁徐乃民老先生,在黄河水利委员会绥德水土保持科学试验站工作多年。水平梯田,便是他无意中的一个发现。人民日报记者李泓冰在1999年曾这样记叙:

原先,试验站只是在山坡上打堵坡地埂,希望靠雨淤平,但淤积速度很慢,难以改变坡地种田耐不住水冲的性质。1956年,23岁的徐乃民到米脂县杜家石沟流域调查堵坡地埂,无意中发现农民修了一片平展展的梯田。他脑中灵光一现:这办法中!梯田是平的,大雨完全落在田里,不会顺坡挟泥沙而下……他极兴奋地拿过一张16开稿纸,将这发现及想法写下来,并上报到黄委。这年的下半年,梯田开始被迅速推广——这一页纸,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陕北很多农民的命运。

黄土高原治理,又怎能少了林草植被的身影?水土保持造林种草、退耕还林、封禁治理……植被覆盖率的提升便是明证。调查显示,黄土高原植被覆盖率,已从1999年的32%,提升至2018年的63%。

水土流失治理举措。 资料图片

当然,潼关输沙量减少,水利工程的功劳必不可少。龙羊峡、李家峡、刘家峡、盐锅峡、八盘峡、青铜峡、万家寨……目前,黄河干流上已有大中型水利工程30余座,他们将黄河泥沙步步沉淀。

“入黄泥沙减少属于人努力天帮忙。近20年,降雨强度不大,客观上冲刷力小,也是输沙量减少的重要原因。”有关专家说。

虽已取得巨大成功,但在刘正杰看来,黄土高原水土保持仍面临不少困难,“一是仍有24万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积需要治理;二是水土保持措施标准普遍偏低,淤地坝病险率高,高覆盖度林草植被(植被(包括叶、茎、枝)在地面的垂直投影面积与统计区总面积之比大于75%)面积占比不足1/3。”

粗泥沙集中来源区分布图。 资料图片

对于未来,刘正杰有一个大大的期待:“黄土高原7.86万平方千米的多沙粗沙区是黄河泥沙的主要来源区,也是造成下游河床不断淤积抬高的主要原因。这里面,又有1.88万平方千米是粗泥沙集中来源区。如果能在粗泥沙集中来源区实施拦沙工程,就等于抓住了黄河泥沙治理的关键和要害,希望这一项目早日实施。”

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责编:曾帆、肖鑫)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