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黄河”:20年前那条恶臭的老蟒河怎样了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泓冰 李栋

2019年12月02日13:27  来源:人民网
 

11月28日,“采访组”抵达黄河中下游的分界处——河南郑州桃花峪,关注点众多,却特地往黄河北岸,去寻访一条在地图上都难寻的小河。那是让20年前“行走黄河”的记者惦记的黄河二级支流——老蟒河。

1999年“行走黄河”的报道,记载了这条河的臭不可闻:

驱车五六十公里,到了黄河北岸,为的是看望一条间接入黄的小支流——老蟒河。远远地,还没看见这条河,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令人不敢走近。那是蟒河上游那些小造纸厂作的孽。

黄河的干、支流水污染情况正越来越加剧。蟒河正是污染最重的几条支流之一。造成它严重受污的原因,是周围有相当数量的造纸厂、淀粉厂等,他们几乎没有采取任何环保措施。一位嘉应观乡秦厂村的牧羊人告诉记者:这条河一年四季几乎都这样,就没见过它有清亮的时候。

当年,不是没有对“小造纸”的环保禁令,然而形同虚设。它们照样大摇大摆神出鬼没。公路上手扶拖拉机往来穿梭,大多堆着的长长的稻草垛,就是给“小造纸”拉的原料。那时小浪底水电站的陆承吉高工就愤愤地对记者说,怎么会禁不了?只要公路上设稽查,禁止他们上路,“小造纸”一天都活不下去……

20年过去,老蟒河怎样了?

在武陟,先寻到的是直接入黄的沁河,河水清亮,果然“沁”人眼帘。老蟒河是流入沁河的。继续沿着一条窄而巅簸的土路追寻,林草间,出现了一条潺潺细流——老蟒河。

到了老蟒河入沁河处,清澈水面下,还有鱼翔浅底……

老漭河入沁处。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泓冰 摄

武陟县水利局局长黄国洲告诉记者,老蟒河乃至沁河的水质能达到二类水。这让人难以置信——当年,那可是劣五类水啊!

仔细了解,2000年以来,纸业颇有名气的武陟县,先后关闭了十余家小造纸厂,“如今上规模的企业,排污也必须达标,像COD排放浓度要达到50mg/L以下”——此前,这个标准是“500”,甚至根本就没有标准,随便排。而老蟒河上游的温县等地,也在加大整治力度。污染源锐减,这条河恢复了生机。

从前寸草不生、散发恶臭的老蟒河,彻底新生了。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泓冰 摄

不添“新债”,还得还清欠下的“旧债”。

“老蟒河在武陟境内22.5公里。2013年,我们投资2479万元,对下游13.4公里河段进行了河道治理:砍掉老百姓种在河道内的10万余棵树,拓宽河道;挖掉以前被污染的河道泥土,清淤疏浚。如今,河道整体环境得到有效改善。”黄国洲补充道。

究竟水质怎样?我们找到了“权威”认证。

沁河入黄河口上游8公里处,生态环境部设置了自动监测站——黄河流域沁河焦作武陟渠首站。

沁河焦作武陟渠首站。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栋 摄

“监测站属于国家水质自动监测网,由国家统一运行管理。”水利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7年,该断面水质年均值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Ⅳ类标准;2018年达到Ⅲ类标准;2019年4月,生态环境部对该断面进行采测分离,达到Ⅱ类标准。”2019年,生态环境部组织开展首批“最美水站”推选活动,焦作武陟渠首站在全国202个水站中排名第10。

这下放心了,老蟒河果然新生了。

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责编:曾帆、肖鑫)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