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黄河

堵车太苦!货车司机吐槽:执法严格应该,可否更加高效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季觉苏

2019年11月22日08:14  来源:人民网
 

采访组从黄河源头出发,行驶过无数风格各异的公路。在青藏高原,沿途常与牦牛群为伴,而在晋陕蒙一带,最熟悉的“伙伴”是拉煤货车。这里毕竟是煤炭的“老家”,而这些“庞然大物”,正源源不断向各个方向输送着能源的“血液”。高高的驾驶室里的司机,黝黑的面庞似乎都很相似,然而,他们都有独特的经历和故事,大货车也就跟着鲜活起来。

11月19日下午,在陕蒙交界处,排起了漫长的货车队伍,我们在一侧的小车通道向前行驶了十几分钟,依旧不见货车长龙的尽头。于是,我们停下来一探究竟,跳上了一位卡车司机的副驾驶。

堵车现场。 “行走黄河”采访组 姜峰 摄

“前面在设卡检测汽车尾气,我这车检测过,其实过去登记一下就可以走。”已经跑了十几年车的谢师傅语气中有些习以为常。但是,“等待登记”的时间却很漫长,他从19日的凌晨一点,就在这里排上了,这会儿已经中午一点了。

这趟煤,他从陕西拉到河北,前后两三天,大概能赚2000多块。但是这笔钱还要刨去车子的维修,雇人帮忙装煤卸煤等开销。想要多赚钱,就得多跑几趟。车子就是他的饭碗,这么漫长的排队,饭碗的收益就打了折扣,他有些心焦。

路旁扔满方便面桶、火腿肠皮、矿泉水瓶、烟盒等,甚至还有取暖用的蜂窝煤。 “行走黄河”采访组 姜峰 摄

“现在走哪儿都罚款!”谢师傅吐槽。或许,另一方面这也说明,交通安全和生态保护的执法力度增强了。

只是谢师傅对何以被罚还有些云里雾里。他从车里掏出了一叠单子给我们看,“这些都是这两天吃到的罚单。”复印单上的字迹很模糊,看不清违法缘由。谢师傅说:“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不问罚一百,问了可能罚两百”。

也许,让司机们明确知道哪些违法,执法和罚款的标准是什么,更能提高守法的自觉性。

顺着蜗行的货车队东行,记者找到了堵点:府谷县深墕汽车尾气检测点。

记者了解到,府谷县政府于10月26日发布了对G338府店一级公路城区段通行机动车污染物排放进行集中整治的通告,“重点对通行的重型柴油货运机动车污染物排放进行检测”,特别是在深墕村原煤检站设立了一个对于下行段(店塔镇至府谷县)的固定检测点。

府店一级公路下行段为自西向东两车道,货车只能沿右道行驶且必须进入深墕检测点接受检测,且检测点一次只能通行一辆货车。记者看到,深墕检测点过站后即不存在堵车现象,一个点卡住了一条线。

货运物流的“肠梗阻”现象,普遍存在。执法是否就一定要带来严重拥堵?过站货车是否都要接受无差别“排队体检”?检测点在设计上能否更高效、更人性化?执法工作能否更多倾听被管理者的诉求?

其实,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中就提到,2018年底前实现货车年审、年检和尾气排放检验“三检合一”。谢师傅的心愿也是国家所提倡的管理模式。执法要严,对合法车辆和司机,也需要更多人性化的智慧,更多高效率的考量。谢师傅就建议,保护环境他也赞同,但执法程序可以优化:“像我的车才开了两年,车况很好,不怕查,可还是每次往返过关都要排长队。能不能检测时发个证,各省互认,时效一个月呢?”

府谷县汽车尾气检测点,“肠梗阻”的节点,过站后再无堵车现象。 “行走黄河”采访组 姜峰 摄

今年夏天,谢师傅的媳妇儿,放下家里的两个娃,陪他出了趟车,很是心疼。“我媳妇儿说,可知道你怎么赚钱的了,我再也就舍不得花钱了!”憨厚的谢师傅说到这里,忍不住掏出了纸巾去擦眼睛……

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责编:曾帆、唐嘉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