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黄河”:黄河临河段,何时才能安澜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栋

2019年10月30日09:50  来源:人民网
 

出宁夏石嘴山,过内蒙古乌海,黄河在巴彦淖尔开启了“几”字旅程的最北端旅行。

河套灌区“西南高、东北低”,在磴口县建设三盛公一个水利枢纽工程导引黄河水,巴彦淖尔便实现了对境内900多万亩农田的灌溉。

享受黄河带来的“塞上江南”般富足,巴彦淖尔也在承受不小的防汛压力。

站在马场地六八社险工段,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水利局河道管理中心主任乔建忠向记者讲述起了临河的堤防建设历程。

临河区,巴彦淖尔市府所在地。黄河横穿境内最南端,流径全长50公里,占黄河内蒙古河段总长的7.2%,巴彦淖尔市河段长度的16.7%。

由于临河段地理环境、位置及流向的特殊性,黄河在此形成了一年三汛的固定模式。“每年3月份前后为开河凌汛,6—9月为伏秋大汛,12月前后为封河凌汛。”乔建忠说。

如果说一年三讯的固定模式还可应对,河道捉摸不定的变幻则让人难以应付。

“黄河临河段河道宽浅散乱、汊道纵横,均为宽浅复式断面,属游荡性河段。”乔建忠介绍,主流左右摆动不定,黄河临河段形成了6处险工险段,长度达30多公里,河道摆幅在2—4公里,“你们过几天来看,这河道可能就变了”。

以马场地六八社险工为例,该河段上世纪50年代开始向右岸冲淘,15年间向右岸冲淘4公里;80年代开始向左岸冲淘,截止目前,已冲淘左岸3公里,主流逼近左岸堤防。

2002—2018年,有关部门先后6次专项治理,施建护岸工程6.12公里,但今年春季开河后,黄河3个月内在此段又淘岸400多米,淘失耕地1300多亩……

除了河道变幻,泥沙淤积也带来了不小的防控压力。

“资料显示,多年来黄河临河段平均每年淤积1.2厘米左右的泥沙”,乔建忠说,河床、滩地逐年抬高,滩槽高差变小。目前,河槽深度一般在3—6米,滩区比堤根高0.5—0.8米,已逐渐趋向于地上悬河。

“我们河道已经形成了‘槽浅、滩高、堤根洼’的态势。”乔建忠充满担忧。

河道淤积,极易形成小流量高水位态势。乔建忠举例说,凌汛期,当流量达到七八百立方米每秒时,水位要比夏天伏汛期的水位高出0.8—1.5米。“这两年,黄河过境临河段流量加大,给我们的防洪防凌压力很大。”

为了确保黄河安澜,临河在行动。

乔建忠告诉记者,2010年以来,国家加大防洪建设投资力度,临河先后实施了近期防洪工程和二期防洪工程,通过全线堤防拓宽加固、填壕防渗和加戗台等工程项目,极大提高了防洪基础设施的防洪能力。年初至今,临河还开展了滩区清障,已清理河道违章建筑18处。

2019年6月26日,临河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开始组织实施临河黄河马场地六八社险工上延段应急抢险工作,现已开展抢险段落长度2300米。

但在乔建忠看来,这还远远不够。

“临河险工险段30公里,我们才治理15.6公里,还有一半空余。”指着脚下建设完成的马场地六八社险工堤坝,乔建忠告诉记者,这样的堤坝一米需1.3万元,如今面临很大的资金压力。

建设完成的马场地六八社险工堤坝。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李栋摄

“真希望国家三期防洪工程能早日启动,真希望资金问题能早日解决。”乔建忠充满期待!

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责编:于新怡、肖鑫)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