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黄河"之青铜峡:黄河“黄”了,塞上江南绿了

“行走黄河”采访组记者 季觉苏

2019年10月27日13:53  来源:人民网
 

黄河上游,宁夏境内,50多岁的青铜峡水电站依旧在勤恳地运作。

1958年动工兴建,1967年第一台机组开始发电,青铜峡水电站是国家一五计划的重点项目之一。历史与时代的厚重感扑面而来。

站在大坝上,最直观的感受是,黄河不再清澈,浊黄的浪花喷涌而出,和此前所见迥异。“行走黄河”采访团从黄河源头青海玛多的牛头碑出发,直接喝过清澈纯净的鄂陵湖的水,那是名副其实的一类水;行至龙羊峡水电站,工作人员指着碧清的水骄傲地说,“看我们的黄河水,一点也不黄!”那时的黄河,犹如意气风发的少年;再往下,便是素来有“天下黄河贵德清”美誉的青海贵德,黄河流势平缓,水质始终保持在二类。

黄河从青藏高原流进了黄土高原,海拔从三四千米降到了一千多米,随之而来的,是泥沙量的陡增。

一个严峻的数字摆在面前,青铜峡水电站在设计之初,总库容是6.06亿立方米,如今库容只剩下3000多万立方米。它的上游盐锅峡水电站也面临同样的难题,总库容2.7亿立方米,目前只剩下5000多万立方米。黄河裹挟着黄土高源的泥沙倾泻而下,大坝截住了水流,也截下了泥沙。

在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区青海省尖扎县,山高沟深,水土流失严重。这几年尖扎县积极造林,植被覆盖率提升。黄河从此继续向东,开启黄土高原之旅。

而每天逐黄河而行的我们,明显感到黄河开始变黄了。有一个画面令人印象深刻:在甘肃省永靖县,我们目睹洮河汇入黄河的交汇区,大片触目惊心的土黄色,兀自涌入碧绿的黄河,形成明显的分界线。

洮河黄河交汇区。 “行走黄河”采访组 李栋摄

而今,站在青铜峡水电站大坝上,目睹浑黄的河水一层层涌来——众多“洮河”一次次的涌入,终于染黄了这条大河。

青铜峡水电站。 “行走黄河”采访组 季觉苏摄

“黄河一进甘肃,洮河、大通河、湟水河、祖厉河、清水河……这么多的干流,含沙量都很高,一下子全部汇入黄河了。” 黄河水电公司宁电分公司生产技术部副主任徐青锋语速快且急,报出了一串河流的名字,在他看来,支流的汇入是黄河变黄的主要原因。

黄河上游的水电站,水沙调控都需要向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申请。徐青锋告诉记者,青铜峡水电站有15个排沙口,一般在汛末排部分沙。今年的9月26号到27号,青铜峡水电站就刚刚排过沙——利用水量较大之时,把排沙底孔打开进行冲刷,将泥沙冲出坝底。今年9月排沙,2天就排掉了300多万吨的沙。

当然,汛末排沙,虽然能够排出电站进水口处的泥沙,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水库淤积严重的问题,多年来,大坝两侧甚至都淤积出了一处小岛,四周被芦苇包围。徐青锋说,他91年刚到青铜峡工作时,那个小岛就在了。

泥沙淤积成小岛。 “行走黄河”采访组 季觉苏摄

好消息是,近年来随着上游生态环境的改善,来水含沙量也明显降低。那座淤积的小岛这几年没有继续扩大。

目前,库容所剩无几的青铜峡,主要功能在于灌溉。“天下黄河富宁夏”,宁夏背靠贺兰山,紧临腾格里沙漠,青铜峡,则是宁夏引黄灌溉的主要工程。奇妙的是,它和秦、汉、唐时修建的引水渠相互沟连配合,融通现代与古代的智慧,依靠黄河灌溉,让这里成了塞上江南。

青铜峡水电站负责宁夏地区的春灌和冬灌。枢纽上布置了三条灌溉渠道,其中河东总干渠灌溉面积110万亩;河西总干渠灌溉面积400万亩;东干渠灌溉面积40万亩,总灌溉面积达到550万亩。

另一个好消息是,来水量大幅增加了。黄河水电公司宁电分公司副总经理邹少军说,今年汛期日均来水量超过1500立方米每秒,最大达到3170立方米每秒,90年代能达到1000立方米每秒就不错了。不过,水电站有设计标准,超过了一定额度,就要泄水。

放眼望去,满眼绿意盎然。紧邻腾格里沙漠的这片土地,仍然出产优质农副产品,林木扶疏,瓜果飘香——这是黄河的功劳,也是青铜峡等水利工程的功劳……

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责编:孙梅、曹昆)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