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医治断流有药方(1999年“行走黄河”日记)

2019年10月16日08:3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编者按

黄河宁则天下宁,黄河不靖则天下忧心。治理黄河,历来是中华民族安民兴邦的大事。1999年5月10日至6月13日,人民日报社“行走黄河”采访组,逆黄河而上,就黄河流域的防汛、断流、污染、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文化承续等课题进行采访活动,刊发了上百篇、十余万字的文字和约200幅图片。

20年后,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人民日报社重启“行走黄河”大型融媒体报道,在“2019行走黄河”活动启动之际,人民网将“行走黄河”系列报道重新整理发布,以帮助网友更好了解黄河以及黄河治理情况。

1999年5月19日 郑州—老蟒河

上午采访黄河水资源调度局的副总工程师常炳炎。

水调局是一个新出炉的机构,至今还只是有个名称,尚未建立正式机构,连局长什么的还没有,常工是负责人。

黄河近十几年来断流天数日增,今年又逢大旱之年,居然自3月以来始终细水长流。这要归功于今年开始的黄河水资源的统一调度。以前黄河的用水也有规划,但只是粗略的年规划,今年3月开始每季、每月、每旬,甚至每天都有用水控制指标。凭着三门峡水库的调蓄能力,保证河南、山东段的黄河长流不息,虽说流量很少,总还是踉跄入海了。这两个省的麦子种上了,据说还能丰收。

黄河流了千万年,如此细致地人工调节河流入海,今年应该是第一次。常工说,靠人工调节能保持黄河基本不断流,或断流天数控制在几天、十几天左右。但他也很实在地说,虽说不断流听上去好听,但这点涓涓细流对黄河三角洲生态环境的改善,对下游工农业用水,未必就起决定性作用。而且,要保证不断流,就得争取水库多蓄水,既使大旱,也不敢一下子全放光。这样一来,有可能造成浪费和损失。因为旱时得不到足够的水,一旦下雨,原先蓄的也多余了。

另一个问题,由于体制上的原因,黄委能管得住三门峡以下的水库与闸口,上游则是地方管理。像内蒙古河套地区,开一个闸能引走五六百个流量的黄河水,却只给黄河剩下一百来个流量,完全不成比例。但能怎么办呢?黄河上中游流经的都是干旱半干旱地区,要生存要发展,都少不了黄河。报章上批评大水漫灌的灌溉方式,是对黄河水的极大浪费,但对于尚在争取温饱的一些西北农民来说,哪里有钱搞节水项目呢?

曾经有人建议,用水价来调节黄河的用水量,常工摇头:“这牵涉到黄河法的问题了。我们没有定水价的权力,在下游,还能靠所管理的闸口收取象征性的水费,一立方水也只不过4厘钱——所以有人说:1000立方米的黄河水,也就是等于一瓶矿泉水的价钱。到了中上游,就都是地方政府自收自支了。”

常工开出的医治断流的“药方”,除了进行人工调节:一是南水北调,借长江水救黄河水;二是期待枯水期的结束。

下午去著名的花园口,这里是黄河南岸大堤零公里处,自此往上是邙山山脉,黄河就不再需要大堤的约束了。

(责编:于新怡、肖鑫)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