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山论”提出15周年特别报道

[网连中国]被中央点名的这些地方,绿水青山回来了吗?

人民网联合报道组

2020年08月15日08:17  来源:人民网
 

7月30日,祁连山国家公园隆畅河保护站孔岗木资源管护站副站长葛东辉一大早就来到管护站临时救助点,仔细观察每头白臀鹿的恢复情况。这样的观察工作是他每天的必修课。

“这几年生态明显好转,林区的蓝马鸡、马麝、白臀鹿,狐狸、狼等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明显增加。特别是白臀鹿,由之前的100多头增加到了500多头。” 葛东辉说。

葛东辉每天都会到管护站临时救助点,观察白臀鹿的恢复情况。人民网高翔 摄

前些年,“祁连山生态问题”“海南澄迈红树林遭破坏”“重庆缙云山违法违规建筑”“秦岭别墅风波”等多地生态环境破坏事件曝光,中央点名涉事地进行整改。多年过去,这些地方问题都改好了吗,如今的生态环境如何?在“两山论”提出15周年之际,人民网记者赴甘肃祁连山、海南澄迈、重庆缙云山、陕西秦岭等地进行了回访。

安居:“搬出”绿水青山,百姓生活变了样

甘肃省张掖市肃南县皇城镇,北峰村村民安建斌、安建林两兄弟在自家牧场发现一只受伤的小“老鹰”。经西营河自然保护站皇城资源管护站工作人员辨认,这只形似老鹰的飞禽实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鵟。目前,受伤大鵟已得到救治,伤口痊愈后将放归大自然。

据记者了解, 2017年,中办、国办关于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发出通报,甘肃省先后制定出台多项方案,对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进行坚决整改。此后,祁连山生态环境越来越好,肃南县境内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明显增加,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闯”进当地人的视线。

林区野生动物增加的背后,是甘肃张掖肃南县全部关停退出矿山企业、减少人为活动等一系列具体举措。其中,为了从根本上减少人为活动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的破坏,张掖编制完成了《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农牧民搬迁方案》,累计投入资金6532.89万元,于2017年底对核心区149户484人进行了易地搬迁。

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张掖段)肃南县境内裕固风情走廊旅游景区的九排松景点植被茂盛。人民网高翔 摄

“搬到县城里后,交通方便了,老人的风湿病没有了,小孩上学、就医也方便了……”肃南县大河乡西岭村党支部书记顾伟东向记者介绍说,从游牧变为定居,西岭村的牧民感受到了诸多便利。截至2019年底,全村112户牧民已有106户实现了定居,其余几户均属外出务工家庭。

尝到居住环境改善的甜头,牧民们的生态保护意识也不断加强,顾伟东说,“以前牧民们在山里挖虫草、采蘑菇的行为较为普遍,容易对植被造成破坏。现在不同了,大家义务当起了守林员,发现盗猎、伐木等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起到很好的效果。”

澄江镇缙云村大屋基社生态搬迁前原貌。重庆市北碚区委办公室供图

“房旧屋破,从家中步行到距离最近的公交车站也要2个小时,一个星期进城一次购买米面,儿女来探望需要先把车停在山上再步行下来……”回忆起从前的生活,在缙云山缓冲区内生活了66年的原住民蓝长生仍历历在目。

位于嘉陵江畔的缙云山国家级保护区,是重庆主城区的“绿肺”,因管理滞后出现原住民私搭乱建、违规经营农家乐及酒店等问题。2018年6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缙云山保护区内生态环境问题作出重要批示。2019年2月,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在缙云山国家级保护区实施生态搬迁试点的指导意见》,先行启动对缙云山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内的原住居民实施生态搬迁试点。

据了解,启动生态搬迁前,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内有1100多位村民。启动生态搬迁两个月后,蓝长生在生态搬迁协议上签下名字,成为生态搬迁试点工作中第一个签约户。截至目前,已有203户、520名原住民搬出了自然保护区。

澄江镇缙云村大屋基社启动生态搬迁后的景象。重庆市北碚区委办公室供图

搬到缙云山脚下,蓝长生开始了全新的生活。面对记者,蓝长生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如今日子的便利和舒心,“离我家几百米就有车站,到街上买菜,慢悠悠地走,半个小时就走回来了。”

如今,当地众多的生态移民和蓝长生一样,在新居所享受着良好生态带来的幸福生活。

乐业:开拓新产业,解锁村民“致富密码”

“搬得出”只是整治工作的第一步,让当地村民“稳得住”“能致富”,是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并行的关键。

重庆北碚区通过整合各类资金1.1亿元,采取搬迁补偿、异地迁建、生态赎买等综合措施,引导核心区、缓冲区居民搬出自然保护区,在减轻生态承载的同时,有效改善民生。

眼下,缙云山保护区外的澄江镇柏林村正在修建村民集中迁建房,待到年底建成之时,保护区内的搬迁居民将在此落户。据了解,柏林村将依托现有的400多亩竹林,以及当地加工企业,发展竹基复合材料、竹编管廊材料;竹饮料、竹食品、竹建材、竹家具、竹装饰材料等,形成由原竹加工到生产成品的一条完整的竹材加工产业链,盘活闲置竹资源,带动缙云山沿线群众增收致富,让落户移民住得好、挣得多。

甘肃张掖整合生态保护、农牧民定居、草原补奖、公益林补助管护、精准扶贫、困难群众救助等七个方面的政策,采取一户确定一名护林员、一户培训一名实用技能人员、一户扶持一项持续增收项目、一户享受到一整套惠民政策的“四个一”措施,确保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农牧民搬得出、稳得住、收入有保障、生活有改善、发展有前景。

肃南县自然资源局党组书记、副局长,县林草局局长彭吉廷介绍说,“为了加大农牧民后续产业培育,肃南县还鼓励引导电子商务、旅游业、民族风情产品开发、特色餐饮等产业发展,扶持和培育畜产品加工企业。不久的将来,肃南县将步入转型发展的快车道。”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彻底查处。同年,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展开专项整治工作,一时间秦岭保护成了西安乃至陕西最热的一个字。

2019年4月,针对秦岭北麓存在的1093户农家乐,西安市长安区全面启动整治工作。经过为期6个月的整治,共保留农家乐经营户464户。

卢媛媛经营的民宿位于秦岭北麓的台沟村,是这次整治结束后保留的优质民宿。“如今,民宿都采取油烟污水分离等环保措施,优质的服务和良好的环境,也让民宿实现了效益与生态的共融。”卢媛媛告诉记者,随着民宿品质的提升,游客数量更多了,带动了周边村民农副产品销售,也增加了当地百姓的经济收入。

治理:构建监管机制,让山更绿水更清

每天清晨,姜祖建和同事蔡亲荣,带着工具和装备,前往他们的责任田——一块面积为573.21亩的红树林巡查。与此同时,在海南澄迈县红树林管理中心办公室内,其他同事们正通过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内的多个摄像头,实时监控核心区里红树林的生长保护情况。

姜祖建的同事正实时监控核心区里红树林的生长保护情况。人民网毛雷 摄

姜祖建所在的澄迈县红树林管理中心,是2019年该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因持续填海造地、破坏红树林被中央生态环境督察组办公室通报后,同年成立的新部门,专门负责管护澄迈境内的红树林资源。实现红树林的专项保护,也是澄迈落实环保督查问题整改的具体举措之一。

在花场湾县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4965亩红树林被分成122个小斑块,全部分解落实到具体责任人,实行专人专管机智。“我们同时完善监督考核方法,对护林员巡护采取GPS痕迹跟踪定位方式实时进行检查监督。”澄迈县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澄迈还进一步强化科技监控手段,通过无人机、天和防务公司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在重点区域设置监控摄像头等方式,对花场湾红树林重点区域进行全天候、全方位监控巡查,以高科技手段补足日常巡逻、监控的短板。

“穿白衣服的游客,请您自觉遵守游玩秩序,不要下河道……”在西安长安区子午峪秦岭保护总站智能监控室内,随着屏幕上红色预警提示灯的亮起,值班工作人员通过远程喊话的形式及时制止游客的不文明行为。

在西安长安区子午峪秦岭保护总站智能监控室内,可以实时监控到峪口里的角角落落。人民网记者吴超 摄

这,是西安长安区探索秦岭智能化管控的重要举措。为了做好秦岭智慧化管控工作,长安区在秦岭各个峪口装设了高清摄像头以及热成像监控装置、设置电子围栏,通过高清监控设施远程监测游客的旅游行为,及时制止不文明行为的发生。

在甘肃,针对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工作点多面广、牵扯利益关系多、施工条件差、技术难度大等诸多难题,张掖市邀请知名专家、专业机构、科研院所参与农牧民搬迁等技术方案论证评审,矿山、水电、旅游项目整治方案编制和环境影响评价,避免主管部门盲目行事。同时,按照先急后缓、先易后难的思路,研究制定了差别化分类整治措施,采取分区域、分阶段压茬推进的方式,有力有序开展整治工作。坚持“一业一策”“一企一策”“一事一议”原则,为每一个退出项目“量身定做”一个退出方案,并引入专业法律服务团队和中介评估机构参与指导,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等手段,解决了保护区内矿业权、水电站和旅游设施项目退出问题。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两山论”提出15年来,各地不断修正生态破坏行为,探索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并行之路。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言,“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生态财富,又是社会财富、经济财富,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沿着这条从绿水青山中开辟的道路,我们一定能让未来的中国既有现代文明的繁荣,也有生态文明的美丽。”(唐嘉艺 于新怡 毛雷 胡虹 吴超 张伟 高翔 实习生何雨霁)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

此前报道:
(责编:于新怡、唐嘉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