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崛起  绿色发展

—— 温州洞头区区长林霞谈“两山”理论在洞头的实践和思考

2018年10月09日16:48  
 
蓝色崛起  绿色发展

9月27日,温州·洞头蓝色海湾国际论坛在洞头召开,来自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以及地方政府部门代表,蓝色海湾整治行动试点城市代表、相关科研院所、高校专家学者以及涉海产业机构代表150余人参加会议。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德炉,洞头区委副书记、区长林霞, 原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余兴光等9名专家、学者、代表做了主旨发言。

洞头是蓝色港湾整治的全国典型,洞头区长林霞的《蓝色崛起 绿色发展——关于“两山”理论在洞头的实践与思考》介绍了洞头的经验和做法,获得了与会专家、学者的认同,认为洞头把海洋环境生态修复,与乡村振兴紧密结合,让百姓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参与者,不仅有力地推动了生态保护,还促进了生态经济、生态文化的发展,对洞头今后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保护是前提,筑牢发展生态底色

破败不堪的自然环境是难以产生经济效益的,也难以支撑地方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只有保护绿水青山,绿水青山才有基础吸引投资、转化财富,最终变成金山银山。这些年,洞头在保护修复海洋海岛生态上有了行动自觉,如:

【一块被拯救的礁石】鹿西是个离岛乡镇,为改善居民出行条件,2015年洞头我们筹建鹿西综合交通码头。最初,码头选址在鹿西岛西南方的“老虎礁”,该处水域开阔,水深条件良好,临近老码头,交通便利。这块礁石并不“壮观”,但考虑到岸礁海岸线的不可再生性,为了保护这块天然“老虎礁”,硬是对原设计方案进行调整,不惜延误一年工期,造价增加约200万元。鹿西老百姓虽然无比期盼新码头能够早日建成,但知晓了政府延迟工期的原因,也都表示了理解和支持。不只是鹿西综合交通码头,像小三盘通村公路、中心渔港港区道路二期工程等项目,洞头都曾为了保护沙滩、海湾、岸礁等优质自然海洋生态资源,而改变了原来的方案和线路。

【一处被叫停的围垦区】2015年,洞头就明确,今后对新增的涉海工程,不得进行围填海审批;对“梦幻海湾”项目这一片早已确权可填的3710亩海域,则通过“围而不填”的创新之举,尽最大可能保护海洋生态。当然,“围而不填”并不是闲置,而是采取保护性的开发,以透水构筑物形式打造“梦幻海湾”旅游综合体,开辟生态用海新途径。

【一群被严格保护的无居民海岛】洞头对无居民海岛采用岛群功能定位方式,划分为适度利用型、一般保护型和特殊保护型3种10个岛群,基本实现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对居民较少的海岛实行“小岛迁、大岛建”策略,通过农房集聚实现“退人还岛”,目前已完成大瞿、南策的整岛搬迁,正在谋划主题岛的保护性开发。对生物多样性海岛,从干扰走向保护。洞头南北爿山岛是省级海洋特别保护区,总面积8.98平方公里。每年4至9月份,数不清的鸟儿围着岛屿在空中盘旋,蔚为壮观,所以老百姓都叫它“鸟岛”。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海洋精灵,一方面禁止人们登岛,即使是科学观测也是利用一个离岸式的平台,尽量减少人为干扰;另一方面,借鉴国外对海鸟招引和种群恢复工作的成功经验,采用假鸟模型和鸟叫声回放科技手段来实施鸟类招引,修复鸟类栖息地和生态系统工程。据统计,现在已经有51种、1.2万余只海鸟在此栖息繁衍。

转化是关键,拓宽“两山”转化通道。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需要把蕴藏在绿水青山之间的经济价值显现出来、挖掘出来,把看点变成卖点,把资源变成资产,把生态优势变成经济优势,走出一条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相辅相成的新路子。洞头正立足海岛实际,不断打出特色牌,拓宽“两山”转化通道:

【实施蓝湾整治,“黄沙”变“黄金”】修复前的东岙沙滩,满眼都是裸露的碎石,原先它也曾有过美丽的一面,后来渔农民为了经济利益不断向自然索取,“挖沙卖钱”,使美丽沙滩变成了烂泥滩。洞头去年进行了修复,修复后的东岙沙滩细沙、蓝天、白云,游客如织。这个巨大变化,要归功于蓝色海湾整治项目。随着蓝湾项目的实施,洞头疏浚了渔港,建造了生态廊道,修复了沙滩,东岙沙滩修复的直接受益者是东岙村的渔民,比如一栋3间2层、占地面积80平方米的房子,原来一年租金2000元都没人要,现在开起了渔家餐馆,年租金已经猛涨到6万元,翻了30倍。还有很多村民开起了民宿,平均年收入超过10万元,老百姓逢人便说“黄沙变成了黄金”。今年洞头将继续修复半屏沙滩,整个半屏岛结合“两岸半屏同心同源”的对台元素,打造成浙南最大的黄金沙滩。

【留住“乡愁”,石头老屋变“富民金屋”】石头屋是洞头老百姓在海岛上生存的智慧结晶。依山而建的石头建筑群,就地取材,外墙由一块块米黄色的花岗石拼成,拼接处是灰白的水泥线,远看如同“老虎”斑纹,所以人称“虎皮房”,建筑时间大多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饱含岁月风霜侵蚀的痕迹。洞头开展古渔村保护开发三年行动计划,按照尽量保护原先风貌的原则,对海岛石头屋、古祠堂、古街巷进行保护修复和重建,留住“乡愁”。特别是对一些历史文化村落,严格实行规划管控,像花岗村这样保存完好的村落有49个。对于老百姓的住房需求,洞头采取货币化疏导安置的办法,目前已完成东郊、炮台、大山、韭菜岙等4个景边村的搬迁。在做好保护工作的同时,鼓励有实力、有情怀的企业家来投资古渔村,对石头屋进行生态化改造,坚持“外面越旧越好、里面越新越好、环境越美越好”“外面五千年、里面五星级”的标准,提升“虎皮房”魅力。比如,花岗村引入公司对石头屋进行开发利用,打造“花田花地”精品民宿,这个项目能够为村里每年带来20万元租金收入,并解决了45位村民的就业问题,同时吸引了游客,真正让石头老屋变成了“富民金屋”。

【加快渔业转型,“讨海人”变“渔经理”】作为海岛区,渔业是洞头的传统产业,也是民生产业。近年来,面对近海渔业资源日渐枯竭的严峻挑战,一方面大力发展远洋捕捞,今年已有6艘远洋捕捞船上水;另一方面响应上级减船减产的号召,加快发展生态养殖,推动渔业转型升级。目前,紫菜、羊栖菜、大黄鱼是我们的主打产品,品牌影响力不断扩大,2017年获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比如,洞头养殖大黄鱼虽然起步较晚,但养殖模式全国领先。鹿西白龙屿生态海洋牧场,其深水养殖+休闲渔业+岛礁观光模式为国内首创,目前已累计放养大黄鱼300万尾,使大黄鱼这一物种从“罕见”变“常见”。另外从去年开始,洞头依托霓屿3万亩紫菜养殖,打造紫菜现代产业园,招引紫菜相关企业进驻,形成集育苗养殖、加工销售、休闲娱乐于一体的海上田园综合体,现已被纳入首批市级田园综合体试点项目。

同时,结合基层工作实际,林霞还提出几点体会和建议,她认为“两山”理论为“靠海吃海”提供了新路径,洞头利用生态“杠杆”来撬动产业崛起,走出独特绿色发展道路,就是“两山”理论在海岛的实践;建议面对发展需求,需要在不破坏海洋生态环境的前提下,进一步探索生态用海的新方式;考虑到海岛都自成生态系统,建议能因地制宜制定海岛的管控指标,如在农保地指标、新建住宅项目容积率等管控指标上进一步加强宏观的研究;建议有关部门在海岛环保管控上要更加科学合理;海岛地区是保护海洋的重要防线,建议利用“蓝碳”方面的计量探索,建立起跨区域的生态补偿机制,让海岛地区也能享有生态补偿红利。(当地供稿)

凸垄底的虎皮房。
凸垄底的虎皮房。
白龙屿生态海洋牧场俯瞰图
白龙屿生态海洋牧场俯瞰图
(责编:肖路、杨高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