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伉俪”的艺术人生

2018年05月10日15:42  
 

“你剪纸来我装裱,艺术大奖拿到了。”在朋友眼中,丁志荣、张翠枝夫妇就是这样一对在文化艺术的长河中,把艺术和爱情融汇成涓涓细流的眷侣。2010年,丁志荣、张翠枝夫妇同时被誉为准格尔旗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2013年,丁志荣装裱、张翠枝剪纸的作品《水浒全传》获得“滕王阁杯”第九届文学艺术大奖赛剪纸类一等奖。

走进丁志荣、张翠枝夫妇位于薛家湾镇区的“荣伯画廊”,浓厚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笔墨纸砚、装裱好的书画剪纸作品让人的心一下子就静下来。

志荣从小就喜欢字画装裱,这是一个冷门的行业,再加上当时根本没有条件去专门学习,他全靠自学,遇到装裱好的字画就凑上去琢磨,慢慢积累了一些基础知识。乌海被誉为中国书法城,在兴趣爱好的驱使下,他后来前往乌海潜心学习、研究书画装裱艺术。这段经历对他影响非常大:“那里的书法氛围非常浓厚,很多人家里都挂着字画,感觉非常好。而且我也学习了很多书法以及装裱方面的东西,给我后来创业打下了基础。”

张翠枝也是从小就喜欢剪纸。“小时候过年的时候,窗户上贴的窗花都是姥姥剪的,我看着喜欢,就跟着姥姥学。”回忆起自己的小时候,张翠枝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热爱生活,喜欢花花草草,所以一开始我会剪一些花花草草,把他们贴到家里,心情也会变得很好,家里也会变得喜气洋洋。”那时候条件有限,剪纸怎么画、怎么剪,全凭自己摸索。“过去没什么条件,就用煤油灯熏出黑印印,再照着剪,现在条件好了,就用电脑打印出来照着剪,图案样式很多,也方便多了。”从小培养起来的爱好,使得张翠枝现在剪什么都得心应手。

装裱艺术在我国具有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民族特色,书画作品必须经过装裱才便于收藏、流传和欣赏,因而装裱技术的高低,绫绢色彩的选择与装裱形式的设计直接影响到作品的艺术效果。2007年之前,准格尔旗的装裱行业还是空白,很多书画家去参加全市或者全区的书画比赛时,在准旗都找不到装裱的地方,只能带着作品提前好几天到市里或者区里装裱,严重影响了参赛效果。看到这样的情况,丁志荣非常着急。

在改行做书画装裱之前,迫于生计,丁志荣一直在做电焊,由于有艺术功底,他焊的铁窗、护栏不仅坚固,而且美观,所以很多人都找他干活。45岁的时候,丁志荣萌生了改行创业的想法——开一家书画装裱店。妻子张翠枝非常支持,她是这样想的:“我们有两个娃娃,得给娃娃们创造点文化氛围,留下点精神上的财富。”丁志荣说:“为娃娃们考虑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我这么多年接触书画、装裱,感觉书画以及装裱里的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包含着许多做人的道理,这些东西吸引着我。另外咱准旗需要慢慢发展装裱艺术,这样有助于咱准旗的书画作品走出去,把咱的文化传播出去。”

“老丁要改行”这一消息在亲戚朋友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基本上没人支持,都说你放着好好的赚钱营生不做,瞎刨闹甚了,这么大岁数了,还得让老婆娃娃跟着受罪。”回忆起过去的事,丁志荣非常感慨,在妻子的支持下,两口子就抱定“干点儿有文化的事儿”的信念,把“荣伯画廊”开起来了,并逐渐把这里变成准旗书画爱好者的聚集地和传播点。每年春节前,丁志荣夫妇都会邀请书法爱好者到店里写春联,并把春联免费送给居民。张翠枝也会腾出时间剪窗花,送给邻居朋友们。丁志荣还给各个中小学免费提供笔墨纸砚,他说:“练习书法得从娃娃抓起,只要娃娃们爱学,我付出这点就不算什么。”妻子张翠枝也非常支持丈夫的做法。

随着准旗经济社会的发展,文化艺术事业也逐渐兴起,丁志荣夫妇深有感受。“那个时候画廊刚开起来的时候,进来看字画的准旗本地人非常少,现在不一样了,咱准旗人对文化艺术的认识提高了不少,平时也有很多家长带着娃娃过来看看字画,买一些写书法的材料。”

“60年代有一部电影《李双双》,里面有句台词是先赶工,后恋爱。我们两个在忙忙碌碌中手拉手一起走过30多年了,相互支持对方的兴趣爱好,以后也要一直这样下去,还要为咱准旗的文化艺术继续做贡献,把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下去。” 丁志荣笑着说。(乔玮)

(责编:张雪冬、刘泽)

推荐阅读

4月人事:6副省级地方领导履新中央 8名70后任地市一把手 4月,6名副省级地方领导赴中央任职:天津市委原常委程丽华(女)任财政部副部长;江西省原副省长李利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河南省委原常委、原常务副省长翁杰明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许甘露任公安部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局长;贵州省委原常委、省委原秘书长、政法委原书记唐承沛任民政部副部长;陕西省原副省长冯力军(女)任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党组成员。【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