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贫致富,新在何处(深阅读)--地方--人民网
人民网

 今年多省区接连出台扶贫新政策,记者梳理特点亮点—— 

解贫致富,新在何处(深阅读)

本报记者  王明浩  谢振华  黄  娴  刘  峰

2014年11月01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国家首个“扶贫日”刚刚过去。站在这一新的节点回头看,可以发现2014年是各地扶贫新政策迭出的年份——4月,宁夏出台意见,提出扶贫开发六大创新机制;5月,贵州省出台“1+2”扶贫措施;6月,广西出台1个主文件和4个配套文件。其他一些省区也相继出台意见。

“地方版”扶贫新政有何特点、亮点?实施一段时间来的反响如何?新措施能否接地气、解实忧?

关键词:自主谋划

改革核心 简政放权

“2010年以前,县里确定一条几万元屯级路、补贴一两千元的沼气池,都要报自治区相关部门审批。如今‘钱跟项目走’,确保扶贫项目能落地、建设快,质量优、效果好。”广西壮族自治区扶贫办主任吴宇雄深有感触。

吴宇雄介绍,广西改革扶贫项目管理机制,将扶贫项目审批权限下放到县,自治区、市两级政府主要负责制定规划、项目资金使用监管、工作指导和扶贫考核,县级政府负责项目平台建设、项目确定和组织项目实施。上级部门无须“事必躬亲”,县级政府也不必事事请示汇报。

“从被动接收到主动谋划,是一个很大的跨越。”在贵州省长顺县扶贫局局长倪敏看来,此次扶贫新政最大亮点莫过于将更多扶贫工作开展的主动权交到了县里。

倪敏介绍,从2014年起,中央补助和省级安排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除重大扶贫专项和以奖代补项目资金外,其余由省分配切块到县,实行目标、任务、资金和权责“四到县”制度。这意味着,假如省里有一个200万元的扶贫养羊项目,以往长顺县会为争取项目资金向省里积极申报,而其实当地发展前景更好的是绿壳蛋鸡养殖,即便资金争取下来也并没有用在刀刃上。“现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编制方案,只要县里审核通过,就能发展执行。”

关键词:有的放矢

改革方式 精准扶贫

“以前看项目全听当地‘讲’,真假难辨,现在不需事先知会当地,带上电脑自己到现场去对照、测算。”贵州省扶贫办主任叶韬说。

打开平板电脑,登陆贵州省扶贫系统电子政务平台地理信息系统,一张布满红色气球的地图出现,轻轻一点,每个扶贫项目基本信息、实施单位等内容迅速弹出。叶韬边演示边说,有了这个系统,扶贫工作从开始到最后,谁都甭想弄虚作假。

有的放矢,精准管理,是现在跟以往的最大区别。除此之外,以往天女散花式的扶贫手段也在改革。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张易镇驼巷村5组,贫困户张克明一家5口刚刚搬进了新建的54平方米的砖瓦房。据张克明介绍,他家新购进13只羊花了1.3万元,政府又补贴了5000元,1只羊育肥之后,能赚七八百块钱。

驼巷村被自治区确定为扶贫开发整村推进重点村,村支书马如俊说:“村里已把养殖业确定为产业发展方向,养殖圈棚与户均养殖牛羊数均已大幅提升,年底实现户均增加1000元收入很有希望。”

“过去资金使用是天女散花式的,一家发一两只羊,有的人家养着养着就给卖了。”原州区扶贫办主任张玉海介绍,今年与往年的不同在于提出了项目到户、扶持到人,根据贫困户具体意愿,集中资金优势,能极大地提升贫困户自我发展能力。

关键词:实效第一

考核标准 注重差异

过去,贫困县的帽子不好摘。有了这顶帽子,一些资金、项目不用愁,县里也乐得躺在上面等扶持。各地的改革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始更新考核标准和手段。

以前宁夏南部山区9个重点扶贫县区的考核,跟其他市县执行的是一个标准,并未突出扶贫工作。自2014年开始,自治区把扶贫开发工作作为考核贫困县整体工作的重中之重,不再考核GDP。

“具体标准上我们注重两点,一是农民生活水平、收入的提高,我们要求每个贫困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速度要比全区平均水平高两个百分点;二是减少贫困人口数量,每年都会有任务指标,2014年的目标是减少贫困人口10万人。”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杨刚说。

广西则在坚持上述考核标准的基础上,对全区14个地市实行差异化考核,按贫困状况分为四类地区,在考核中按类别确定具体的扶贫开发考核指标。

考核是个指挥棒,标准变了,工作导向也为之一新。倪敏指出,过去县里的做法是“重争取、轻实施、轻管理”,扶贫部门更关心从上面能争取到多少资金,至于扶贫效果好不好,则不是那么重要。“考核办法出台后,最直观的感受是,以往领导一年难到扶贫局调研一次,而近来他们经常到局里商讨下一步扶贫工作如何开展。”

关键词:守土尽责

项目监管 实时监测

省里权力放得下,但县里能否接得住、接得稳?项目监管是关键。

贵州省首先对四级政府部门的职责予以明确,省级主要负责规划编制、政策制定、项目备案、监管和检查、项目绩效评估等;市级主要负责辖区内扶贫项目的综合协调、监管和绩效考评,协调指导项目实施等;县级主要负责项目审批、监管和验收,项目绩效自评等;乡级主要负责项目申报、实施和竣工后初检,项目实施情况报送,完善项目档案和乡级报账等,省、市、县三级部门均需负责扶贫对象受益情况的监测。

“明确职责是前提,但更重要的是守土有责,守土尽责。”贵州省扶贫办政策法规处处长罗颖旭指出,在监管方式上,贵州省对扶贫项目实施、资金使用效益和监管的情况,明确了须委托第三方评估的机制,同时推行扶贫资金项目乡村公示公告和监察机关“民生特派”制度,建立起全面的投诉及监督机制。

《 人民日报 》( 2014年11月01日 04 版)

联系本文记者

黄娴
[留言][博客][微博]
(责编:杨铁虎、袁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