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首页
用户注册|新闻订阅|免费邮箱|个人定制
当前位置: 联报网 >> 全国 >> 地方新闻 >> 新闻追踪
         2001年2月23日10:04

“水洗三孔”谁是真凶?

 

     “水洗三孔”事件的真相

     山东曲阜三孔(孔府、孔庙、孔林)在一次“大扫除”中被“水洗”造成严重破坏。一时之间,全国各大媒体纷纷聚焦山东曲阜。各媒体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力求接近和揭示“水洗文物”的真相和本质。笔者注意到,在这诸多报道中,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种声音是“三孔”确遭野蛮“水洗”,并已造成严重毁坏。此种说法以国家文物局的调查报告为依据;另一种声音却说“三孔”文物安然无恙,孔庙未用大水洗,媒体报道有些失实。此说法以曲阜当地政府的调查报告为依据。

     笔者从国家文物局的一份调查报告及曲阜文物管理委员会的报告中发现,去年12月中旬,曲阜“三孔”管理部门为了以新面貌迎接中国孔子国际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对孔府、孔庙、孔林进行了全面卫生大扫除,买来升降机、水管、水桶等工具,对文物用水管从上至下直接喷冲,或以其他工具直接擦拭,致使“三孔”古建筑彩绘大面积模糊不清。其中孔庙受损最为严重。木质结构建筑渗水,造成漆层拱起,大成殿内文物几乎全部用水冲过,部分铜豆、簋、爵等器物内有较多积水。检查人员捡到一些散落的油漆、彩绘、金箔碎片,大的直径约5厘米。孔庙内的大多数石碑也用水冲过,渗水石碑结冰后很容易造成断裂。孔府内部分字画也有起皮脱落现象。

      稍后,另一份由曲阜市分管市长任组长,公安、文物、旅游等部门和文物旅游服务处、孔子旅游集团公司等单位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却得出了完全不同的调查结论:“经详细调查,孔庙并没有用大水冲洗。孔府、孔林内古建筑没有使用水或湿抹布进行擦拭。媒体称孔庙内古建筑、孔府内重先门、前后堂楼走廊天花、颜庙内复圣殿等彩绘大面积脱落,已模糊不清,但这不是打扫卫生造成的,而是由于年久失修、自然风化、鸟粪蹬踢等原因造成的。彩绘脱落现象绝非本次打扫卫生所致。孔庙内许多古建筑飞檐及额坊上灰尘及鸟粪仍清晰可见,说明工作人员并没有用水管喷冲古建筑……”

     虽然曲阜方面对“水洗文物”予以否认,但国家文物局组成的调查组对目睹的事实却深感痛心。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副司长晋宏逵在调查中指着孔庙不少横梁墙壁上斑驳漫漶的彩绘说,一看就不是自然脱落,只有受到强大外力的突然作用才会那样;而孔庙不少殿墙上因冲洗留下的水迹,至今清晰可辨。

     调查组收到的一封群众举报信更让人心情沉重。信中称,有人曾说“尽管用大水冲,有事我担着”;“不好好干就回家,给外边的人500元钱,自带工具来干”。然后,购买了升降梯、水管等设备,冲刷时间达十几天。而在事发后,又将工具偷运回自己家里,并下达了“不管谁问,都不要承认用大水冲刷过文物”的命令……

     一位即将退休的老文物工作者说:即使在当年申报世界文物遗产时,也没有如此“大扫除”。如此对待文物,真是太让人痛心了!

     叙述至此,相信读者朋友对“水洗三孔”的真相已了然于心了。接下来的问题是,谁是这起事故的直接责任人?

     事故的真正责任者

     国家文物局调查组在曲阜时,该市有关部门的领导一再强调,作为“三孔”管理者的中国孔子国际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至今未正式挂牌。但孔子旅游集团公司董事长柴林庆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承认,他们去年12月是对所管理的文物景区孔府、孔庙等进行过卫生扫除,他所说的“卫生扫除”自然应当是本文开头所提及的为了迎接新公司成立的那次“大扫除”,也当然是“水洗三孔”的那一次。那么,作为公司董事长的他,在这起事故中承担什么责任,应该不难界定。

     而在此之前,该公司保卫科职工庞斌,未经批准驾驶货车到孔庙拉树枝做引火柴,撞碎了院内元代“御赐尚释尊之记”碑,致使这块元代记事碑无法复原。此次石碑被毁是文化大革命以来首次碑刻被毁事件。前后不到两个月,发生两起文物被毁事件,由此不难看出,刚刚成立不到两年、接替原文物管理部门职能的孔子旅游集团在文物管理上的混乱。

     据曲阜孔子国际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华侨城旅游控股公司总裁刘平春介绍,去年12月6日至12日,负责三孔等文物旅游景区管理的是曲阜孔子旅游集团内的文物旅游服务处。华侨城从去年11月起,先后派了10名工作人员去曲阜,主要负责景区管理,为新公司设立做一些筹备工作,这些筹备工作是否也包括上述所说的“大扫除”?

     另据文物旅游服务处主任刘文启说:“在经营上,我们听集团公司的,在文物保护上,公司听我们的。”然而,最先发现并制止水洗孔庙的并不是这个部门。他们甚至是在别人将此事报到曲阜市委领导处,领导又下令立即追查时,才匆忙赶到现场的。

     “水洗三孔”事发之后,曲阜市有关政府部门不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正视问题,而是百般遮掩、推卸责任,甚至矢口否认。在国家文物局确凿的调查面前,曲阜市旅游局局长还对媒体信誓旦旦:绝对没有水洗文物。这种来自于政府部门的干扰成了人们认识这次文物被毁事件的一个最大障碍。

     文化遗产不等于旅游资源

     “水洗三孔”,原本是一件并不复杂的文物被毁事件,却由于人为的因素,利益的驱动,权力的干预,演绎成了为探求真相而进行的一场艰难交锋。

     有人甚至想以文物体制改革、发展地方经济为借口,转移、扭曲文物被毁事件的真相。文物体制改革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文物,而绝非把文物变为旅游资源借此生财或发展地方经济。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谢凝高认为:“三孔文物的破坏是一起破坏世界文化遗产的严重事件。把世界遗产和国家文物交给旅游部门管理是错误的,不符合《文物保护法》”。

     由此可知,曲阜市把8个文物景点的管理权从文物管理部门转移到旅游公司是一种违法行为,曲阜市1999年成立的孔子旅游集团及眼下与深圳华侨城等共同组建的中国孔子旅游国际股份有限公司都是违法的。

     谢凝高认为,文化遗产正面临着旅游业的超载、错位开发的严重威胁。90年代以来,集团的掠夺性开发、法人的破坏性建设、权力部门出让所有权,已成为遗产遭破坏的主要原因。如“三孔”决定其价值的本质称谓是中国世界文化遗产,决非“旅游资源”。曲阜市把保护性的、公益性的世界文化遗产错误地定位于产业性的、行业性的“旅游资源”,是导致这次“三孔”文物被毁事件的根本原因。在某种意义上,对文化遗产的过度开发,就是破坏。类似的事件还有泰山扩修索道,大批著名专家、院士、建筑师反对20年却仍不予理睬,还更扩大5倍运量。遗产地的人工化、商业化和城市化,逐渐改变了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如八达岭长城、张家界锣鼓塔等。因此,文化遗产必须由国家统一管理,遗产保护的立法更是当务之急。

     据有关人士透露,国家文物局就“三孔”事件,在专呈国务院的报告中明确指出,文物体制改革情形特殊,鉴于曲阜文物被毁,情况严重,应立即采取必要措施,建议仍由原来的文物管理部门来管理文物。此建议若被采纳,为“三孔”文物揪心的人们似乎可以稍稍松口气。而偌大中国中那些还在旅游的践踏下呻吟的文化遗产,是否也能从中得到拯救的希望?人们拭目以待。这或许应是我们从“三孔”文物被毁事件中所应得到的最重要的教训。    

作者:朱悦华

稿源:【福州日报】

 

到BBS交流写信谈感想
  相关新闻
“三孔”风波:文物体制改革走到十字路口
“水洗文物”背后(特别报道)
——曲阜“三孔”文物受损的报道和思考

“三孔”文物“惨遭水洗”?
  相关专题
 
  今日推荐
广东法院重拳打击重婚者
北京:基本通过物业管理费下调
山西政协委员质疑电信资费调整
普桑要跌到8万元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网 络 中 心 、中 国 地 方 联 报 网 版 权 所 有
Email: un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1779 (010)65092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