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地方>>地方专题>>丝路明珠喀什>>喀什史话

阿帕克霍加传
  2005年01月06日15:3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名闻遐迩的喀什香妃墓,维吾尔族群众称为“阿帕克霍加麻扎”;建陵300余年来,一直被穆斯林们视为宗教“圣地”而享有盛名。   “霍加”一词,来自波斯语,也译作“和卓”、“火者”、“和加”等,意为“显贵”或“富有者”。在中亚和新疆,则专门用于指伊斯兰教的“圣人后裔”,也就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后代,能被称为“霍加”,在那个时代是极其显耀的,所以就产生过许多真假难分、大大小小的“霍加”。   “麻扎”则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最初指“圣地”,后来也转指“圣徒墓”,以表示对已故伊斯兰教圣徒们的尊祟。演化到现在,似乎一般比较虔诚的穆斯林的墓地,也大都被称作“麻扎”。

  阿帕克霍加本名依达也提拉,是17世纪中晚期伊斯兰教依善宗白山派的开山鼻祖,曾以喀什噶尔为墓地,创建过第一个政教合一的“霍加”政权,在天山以南产生过重大影响。在此后200余年的时期内,天山以南所发生的一次又一次重大历史事件。几乎无一不和阿帕克霍加及其白山派有着密切联系。

  一

  伊斯兰教中的依善宗起源于伊朗的什叶派。最初比较崇尚简洁的宗教仪式,可说是伊斯兰教中带有某种革新意味的流派。后来,依善信徒们开始与神秘主义挂上了钩,很重视苏菲派的经典与修持,于是也被称作“苏菲派”,主张克制与禁欲,通过某种神意的启示去认识真主;宗教仪式也开始狂热起来,宣扬崇拜圣徒,并朝拜圣墓;他们的宗教活动场所多设在麻扎所在地。

  依善派的宗教活动,主要兴盛于中亚地区,各地的“霍加”们都建立了以自己为核心的依善教团,其道统采取世袭制,内部有较严格的组织系统和等级制度,依善首领霍加往往被神化为最接近真主的现世活“圣人”,一般信徒则被置于绝对服从的隶属地位。

  由于有了这样的宗教基础,依善的首领霍加就很容易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宗教影响,积极地介入地方世俗政权的各种政治活动,甚至侵夺或控制各地政权。他们的一般手段是,利用传教机会接近世俗政权首领并吸引入教,进而达到控制和夺取政权的目的。

  大约在15世纪初,依善教自中亚传入天山以南;到叶尔羌汗国第二代君主拉失德汗在位年代,已成为当时社会上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他们对汗国政权的控制,甚至到了连官员的任命、汗位的继承,也要得到他们的认可,其权势确实到了炙手可热的地步。

  1570年,叶尔羌汗国的第3任大汗阿不都·克里木登位。为了稳住宝座,他不惜与自己的12个兄弟激烈争斗,闹得汗国内部上下失和、内讧四起。为此,阿不都·克里木汗起用了一个名为伊沙克·瓦力的中亚依善派霍加,担任叶尔羌汗国的宗教首领,其目的无非是要借用宗教势力干预和协调汗国内部的各种政治势力。

  据说,这个伊沙克·瓦力自称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第23代子孙。他在中亚某政权即将入侵喀什噶尔前夕,专程从撒马尔罕跑来向克里木汗报信,从而避免了一场浩劫。作为叶尔羌汗国的功臣,又是中亚依善派赫赫有名的霍加,伊沙克·瓦力及其家族便成为汗国的宗教支柱,对叶尔羌汗国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1627年,叶尔羌汗国的第7任大汗阿不都拉即位。此时,伊沙克·瓦力之子霍加·萨迪在汗国的地位还是很可观。但自1662年阿不都拉汗的长子尧勒瓦斯出任喀什噶尔总督后,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

  被史书称为“不听父教,不守规矩”的尧勒瓦斯,早就在虎视耽耽觊觎汗位。为此他要不惜一切代价,千方百计设法削弱伊沙克·瓦力家族的地位和影响,借此打击父汗的统治。

  于是,阿帕克霍加家族便应运而倔起。

  二

  阿帕克霍加的家世很是复杂。据佚名作者所著的《大霍加传》记载,其先祖一直可以追溯到伊斯兰教始祖穆罕默德,为穆圣之女法蒂玛(维吾尔穆斯林称其为帕提曼)与阿里传下来的直系后裔。阿帕克霍加的曾祖父叫买合杜木·艾扎木,长期在中亚撒马尔罕一带从事宗教活动,是一个极有名气的伊斯兰教依善宗的大学者,被号称为“大贤”。又传买合杜木·艾扎木是中亚某政权国王伊里克买曾的后代;而这位伊里克买曾国王的王后,又是10世纪时喀喇汗王朝索图克·布格拉汗的女儿——比尔克曼公主。

  这确实是一个极其显贵荣耀的家世谱系。但其可信程度如何,那就很难说了。

  大贤买合杜木.艾扎木据说有4位夫人,共生24子。其中最有名气的是长子穆罕默德·伊敏霍加,尊号为“依善卡朗”——即伊斯兰教伊善派的首领和导师,被认为是最接近真主的现世的活“圣人”,他的长子,即阿吉·穆罕默德·玉素甫霍加,也就是阿帕克霍加的生身父亲。

  据《大霍加传》又记,买合杜木·艾扎木远在拉失德汗在位时,就曾来过叶尔羌,不想这位大贤却末受到拉失德汗的重用,于是又怏怏返回撒玛尔罕。那时他还年轻,在叶尔羌汗国逗留期间,又娶了第二个夫人,也就是后来在叶尔羌汗国大显身手的伊沙克·瓦力的生母;这个二夫人原系喀什噶尔城托克扎克镇(今疏附县)赛义德村人,名叫比比杰依尔·喀什噶里。据此看来,伊沙克.瓦力的喀什噶尔血统是很明显的,无怪乎成人后还能在这里取得成功;而且,作为叶尔羌汗国精神支柱的伊沙克·瓦力家族,与阿帕克霍加族原有极近的亲属关系。如果记载无误,阿帕克霍加应是伊沙克·瓦力的侄孙子。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在喀什噶尔与叶尔羌一带闹得反目成仇、你死我活,那就是后话了。

  大贤买合杜木·艾扎木去世归真之后,长子依善卡朗接替了他在中亚的教权,这使心高气傲的二子伊沙克·瓦力很不服气。在一次宴会上。伊沙克·瓦力下了毒手。依善卡朗中毒而亡。兄弟阅于墙,从此两家誓不两立,种下了反目的祸种。

  三

  依善卡朗之子阿吉·穆罕默德·玉索甫(又号称“麻扎尔帕特夏”),为防止叔父伊沙克·瓦力的迫害,先是去了麦加,以朝觐为名避避风头。回到中亚后,知伊沙克·瓦力已死,其子萨迪在叶尔羌继承了教权,便大着胆子也去了喀什噶尔,投靠了阿不都拉汗的长子尧勒瓦斯。萨迪知道后,那是决不肯放过的,便指使阿不都拉汗下令将玉素甫驱逐出境。

  玉素甫很有几分狼狈,从喀什噶尔来到了天山以东的哈密。当时的哈密统治者米尔·赛义德·捷里力,原是喀什噶尔贵族,因受到叶尔羌汗国宗室的排挤,才迁居哈密的;他对玉素甫非常尊重,还把自己的女儿祖莱罕嫁给了他。从此,幸运之神开始光顾玉素甫霍加。

  约在1621年,喀什噶尔籍的祖莱罕,为玉素甫霍加在哈密生下了依达也提拉——阿帕克霍加。依达也提拉成人后,先是被号称为“海孜热特帕夏”(意为“伟大的阁下”),“阿帕克霍加”的名号,那还是以后加封的。

  据《大霍加传》说,玉素甫霍加在哈密传教,还是颇有成果的,只是“他认为喀什噶尔比别的地方富庶。喀什噶尔的百姓、教友同伴、侍从以及领主都十分亲切。喀什噶尔又是自己生活成长的地方,是自己的故乡,于是便决定定居在喀什噶尔”。

  看上面那一段话,或许喀什噶尔正是玉素甫——阿帕克霍加家族土生土长的地方,那些扑朔迷离令人头昏的家世谱系,原不过是他们(或后人)制造的谜案,借以提高身价地位的;也或许是玉素甫受了妻子祖莱罕的影响,才决定携妻儿返回故乡。总之,他们确实自哈密迁到了喀什噶尔。伊斯兰教势力远比哈密深厚的喀什噶尔,可能正是玉素甫与依达也提拉父子二人大显身手的好去处。

  就这样,玉素甫霍加于1633年带着儿子回到了妻子的故乡。由于坚持不懈的努力,加上阿不都拉汗长子尧勒瓦斯的全力支持,玉素甫在喀什噶尔的依善教界很快获得了普遍的承认,并开始与叔父伊沙克·瓦力的儿子萨迪这一派比高下了。

  1640年。叶尔羌汗国的依善领袖萨迪去世。可能是出于礼节,也可能还有别的用意,玉素甫霍加特地从喀什噶尔前往叶尔羌吊唁。但不想萨迪虽死,伊沙克·瓦力家族的后继人却并不因此稍减对玉素甫家族的敌意,据说还要示威游行以反对玉素甫进城。这很让玉素甫难堪和恐惧。他哪里还敢进城,只有掉头就走。

  玉素甫霍加在返回的路上,到了英吉沙就生起病来,结果一病不起便寿终正寝。依达也提拉闻讯后。嚎陶痛哭着前往英吉沙奔丧;将尸体运回喀什噶尔后,就埋葬在今天被称为“香妃墓”的地方。

  从这一年开始,依达也提拉接手了其父在喀什噶尔的教权,阿帕克霍加家族也开始真正崛起。

  四

  无论是家族之间的仇恨,还是权势利益上的争斗,都可以成为依达也提拉敌视报复伊沙克·瓦力一派依善的理由。在宗教学问上,依达也提拉比起乃父玉素甫霍加大约未必高明;但在政治倾轧的手段上,却可能要高出许多。况且此时又值叶尔羌汗国内部动荡,伊沙克·瓦力家族的地位也开始动招。萨迪既死,依达也提拉也就无所顾忌,决计放手大干一场。

  为了表明与伊沙克·瓦力家族公开为敌的立场,依达也提拉重新整顿加强了喀什噶尔依善的势力,借以提高自己在宗教界的声望与地位,开始称自己这一派依善为“伊西克亚”,即依善卡朗霍加集团;并宣布以白旗、白帽为信徒标志,创立了伊斯兰教依善宗的“白山派”(阿克塔格勒克)。这在伊斯兰教史上,大约也要算是一种独创。叶尔羌的伊沙克·瓦力这一派依善,有叶尔羌汗国王室作靠山,也决不示弱;于是反其道而行之,称自己这一派依善为“伊沙克亚”,即伊沙克·瓦力霍加集团;并宣布以黑旗、黑帽为信徒标志,这样就有了伊斯兰教依善宗的“黑山派”(喀拉塔格勒克)。

  在叶尔羌汗国内部,叶尔羌与喀什噶尔两地的“黑、白之争”宣告开始,并一直延续到两个多世纪后的清朝末期。

  其实,白山派与黑山派同属于伊斯兰教苏菲派(依善)的纳克什班迪教团,宗教观点完全一致;在宗教意识或教律上也没有什么实质差别。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也不过就是在朗诵《古兰经》时,白山派主张默颂赞词,而黑山派则以高声念诵为贵。因此,二者之间的分歧主要在政治和宗教统治权方面,实质上是两派宗教首领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两方的教徒也不过是以人划线来决定自己的陈营而已。

  依达也提捡就是在这—基础上,开始了他一生致力追求的宗教与政治活动,从而引起了叶尔羌汗国上层统政治者的极大注意。

  1662年,叶尔羌汗国的喀什噶尔总督尧勒瓦斯到任伊始,就全力以赴积极抉植依达也提拉及其白山派,以此作为要挟父汗阿不部拉的资本。依达也提拉当然衔环结革感恩图报,不遗余力为尧勒瓦斯的篡权活动效劳。

  1667年,在依达也提拉及其白九派的支持下,尧勒瓦斯终于在喀什噶尔发动叛乱,逼迫阿不都达扦以去麦加朝勤为名,商开叶尔芜,把汗位让给了尧勒瓦斯。

  尧勒瓦斯汗不忘依达也提拉的功绩,不仅格自己尚属年轻的姨母穆合提热姆嫁给了他,而且还格汗国的许多重大权力交给川区。相反,叶尔羌黑山队的地位硕时一落千文,饱受了残酷的迫害与镇压。

  与叶尔羌汗室缩亲,使依达也提拔及其白山派在政治久有了强有力的搽山。浓达舰提拘以狞至宗亲的身份并使信”手中据有的臣大权力,宣朽免去白山派所有信徒应上缴的殃税,并给予种种沉惠待遇。这一措施的实行,据说在一年冕内就便白山派的信徒激增到30万众。这一下,白山派声洲增百倍,依达也提她本人更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

  在叶尔羌好囤已经有了190多年根基的黑以派,绝柏服输而轻易退出历史舞台。黑白之争开始升级,内原先的敌视谩骂进入了流血阶段。

  1669年,叶尔羌和叶城等地的黑山派信徒举行大规模武装暴动。尧勒瓦斯汗也死在其弟依司马义勒之手,。黑山派扶持依司马义勒汗登上叶尔羌汗位后,也以牙还牙,对喀什噶尔白山派信徒进行血腥屠杀和严厉镇压;同时还派人灸烧依达也提瘁之父玉索甫霍加陵园的建筑物;依达也提拉本人则仓里逃往克什米尔。

  不久,依达也提拉搜罗了一批党羽,白克什米尔杀囱喀什噶尔,纠合往日的白山派信徒,发动了反对依司马义勒和黑山派的暴乱。这早在黑山派的意料之中,依司马义勒汗利用手中的正规军对之进行了坚决的镇压。依达也提技二次兵败,再度出逃克什米尔。

  这一系列流血事件;无疑强烈地刺激了依达也提拉。他决心不惜任何代价复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五

  为了寻求援助东山再起,依达也提拉在克什米尔、巴达克山和中亚费尔于等地流浪了许久,但却一无所获。于是,他终于悟出了道理:没有武力作后盾,将一事无成。这时,他招眼光转向了西藏的佛教势力。

  白喀什噶尔汗国的阿巴拜克日到叶尔羌汗国的赛义德汗,早年都曾在军事、政治和宗教方面与西藏佛门发生过重大冲突,特别是叶尔羌汗国更是西藏佛教的世敌,因而西藏方面对天山以南的局势一向颇为关’注。依达也提拉决定充分利用这层关系。当然,亲近和借助异教很有些宗教叛逆的嫌疑,但此时的依达也提拉已经顾不上那许多了。

  据有些穆斯林史料记载,说当时依达也提拉取道河西定由抵达兰州,在那里的回民清真寺里吃了有毒的杏子却安然无蒜,引起“兰州王”的敬慕并请他给自己治病,而且居然手到病参,于是“兰州主”给了他许多赏赐并感谢,送他青海、下四川,最后到达了西藏拉萨。但据另;些记载,个说法不大可靠。事实上他行动的路线应该恰好相反,他从克什米尔直接先到西藏,然后才依次经过上述地区,前往天山以北的。

  总之,依达也提拉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为了夺回失另的地位和权力,确实有过不择手段的行为。他终于来到了西藏拉萨,向当时佛教的最高掌门人达赖五世求援。

  素与叶尔羌汗国不睦的西藏佛教势力,认为此机可乘。不过,达赖五世鉴于从西藏本土发兵实在困难,便写了一封给他的得意门生噶尔丹。噶尔丹是当时天山以北呢起不久的蒙古部族准噶尔汗国的统治者,早年曾受学于达赖五世,—左被喇嘛黄教授予“博硕克图汗”的荣誉封号;此时正在形噶尔盆地踌躇满志,伺机而动,意欲一举扫平天山以南。

  依达也提拉千思万谢,带上达赖五世的亲笔信,取道置海,会过河西走廊,定沙漠越天山,终于来到了准噶尔合府伊犁,由见噶尔丹汗。这位汗见了宗师手迹,当然正中下怀,立即慨然允诺发兵相助。

  为了借重这位伊斯兰教在天山以南的首领,噶尔丹汗时就封依达也提拉为“阿巴克霍加”,大意为“圣人后贸首领”;可依达也提拉不知是误听还是有意,竞将荣语“阿巴克”(首领)换成了波斯语的“阿帕克”(宇宙)。他本来就有“霍加”的头衔,于是此后就自称“阿帕克霍加”(最伟大的圣人后裔)了。

  准噶尔汗国视舰天山以南由来已久;阿帕克霍加的来临,无疑为噶尔丹汗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1678年,以阿帕克霍加为前导,噶尔丹征集的蒙古大军长驱宜入,兵临喀什噶尔。叶尔羌汗国依司马义勒汗的长子、喀什噶尔总督巴巴克。苏力坦出城迎战,当场战死。随后这文大军又直逼叶尔羌城;该城守将艾瓦孜伯克又不敌战死。依司马义勒汗成了亡国之君,与其眷属亲信全数被俘,被蒙古军队押往伊犁看管。建立164年之久的叶尔羌汗因至此终结。

  六

  依靠蒙古部族的力量,阿帕克霍加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准噶尔汗国卵翼之下的傀儡王。他以喀什噶尔为首府,在原叶尔羌汗国的基础上,建立了天山以南第一个合伊斯兰教依善派与世俗政权为一体的“霍加政权”。不过,此时的阿帕克霍加也只是准噶尔汗国统治南疆的一个代理人,每年要按期向噶尔丹汗进贡10万腾格(一腾格合白银一两)的贡金,日子也未必好过。

  阿帕克霍加登台伊始,就实行恐惋统治。他下令烧毁除《古兰经》和《圣训》以刘的所有书籍,喀什噶尔与叶尔羌等地历经上千年遗存的大批文化古籍全部付之一炬。“焚书”之后又“坑儒”。在他的指令下,放逐和绞死了许多知名学者、作家和翻译家。至于被迫害致死的黑山派信徒,则更是多得不可胜数。为了强制统一舆论和思想,又宣布依善为国教。白山派为正宗。种种强横暴虐的措施,使广大百姓无不噤若寒蝉。

  尽管实行了以上种种措施,但曾经借助异教的叛逆事实,总使阿帕克霍加的心头蒙上一层沉重的阴影。据《大霍加传》记载,他曾经对自己的儿子说:“我在真主御前问心有愧,现在归我所有的这些城池,是靠异教徒的支持得来的。这已成过去。……这是我的第一件问心有愧之事。”

  为了洗刷这一耻辱,阿帕克霍加不得已暂时中断了以个人名义的统治,从吐鲁番请回了原叶尔羌汗国依司马义勒汗的小弟弟买买提明.巴哈杜尔,来当自己的傀儡。

  但买买提明(史书称其为艾米尔汗)似乎并不甘心受人摆布,而且无时不想着光复叶尔羌汗国。他一上台,立即中断了与准噶尔汗国的从属关系,同时出兵天山北部,掳走了准噶尔汗国的数万牧民和大批牲畜财物。

  买买提明的这一举动,使阿帕克霍加大惊失色,他很快就从吐鲁番返回,同时暗中派遣刺客将买买提明暗杀了。随后,阿帕克霍加重新恢复了与准噶尔汗国的臣属关系。并被允许称作“帕夏”(即国王),他的“霍加政权”的地位就算是正式合法化了。

  在阿帕克霍加统治期间,他还以擅使“巫术招神”而著称,把白山派信徒对他的个人崇拜和迷信推向狂热的地步,并强制黑山派信徒加入白山派。为了按期如数向噶尔丹交纳贡金,同时也顺便满足自己的过度挥霍,他巧立名目强取豪夺,以各种苛捐杂税向百姓横征暴敛。

  1695年,忍无可忍的民众、特别是叶尔羌黑山派信徒们,又发起暴动,阿帕克霍加惊恐万状一病而亡(也有说让暴动群众杀死)。他死后,就埋葬在他父亲玉素甫霍加的坟旁。这个地方在今喀什市区东5公里处,原地名叫“亚格杜”,自阿帕克霍加葬在此处之后,地名随之改称“艾孜热特”,这是阿帕克霍加早年的名号。

  七

  阿帕克霍加死后,他的妻子——原叶尔羌汗国末代君主依司马义勒汗的姨母穆合提海姆继承了王位,号称“哈尼姆帕夏”(王后陛下)。汗室贵族的出身,使这位哈尼姆帕夏自幼就热衷于权势,这使本该继承王位的阿帕克霍加长子、当时的喀什噶尔总督叶海亚敢怒而不敢言。哈尼姆帕夏执政后,迅速镇压了黑山派的暴动;为了让自己的亲子买合提霍加将来继位,也为了防止叶海亚争权,多疑而心狠手毒的哈尼姆帕夏,在一次宴会上毒死了叶海亚,接着又杀害了叶海亚的长子与次子。

  叶海亚的幼子艾合买提霍加被白山派信徒及时转移到吐木休克山(在今上阿图什与疏附县木什乡之间)。才免遭屠戮。

  就连哈尼姆帕夏的亲侄女——叶海亚之妻拜合兰杜,也未能逃过这—大难,被哈尼姆帕夏丢进滚沸的油锅里,给活活烹死了。至于叶海亚在喀什噶尔与叶尔羌等地的数百名亲信和朋友,也无一能够幸免。

  哈尼姆帕夏在喀什噶尔与叶尔羌一带,大动杀伐、倒行逆施,招致宫廷贵族和平民百姓的强烈反对,人们无不切齿痛恨,暗地里无不直斥她为“刽子手夫人”。最后,尽管她日夜防备,而且甲胃不离身,反对派还是打发一个麦盖提来的“海兰达尔”(宗教乞丐)用利刃结果了她。

  哈尼姆帕夏死后,叶海亚的第三子艾合买提霍加被信徒们从山中接回来,于1697年继承了白山派“霍加政权”的王位。

来源:喀什政府信息网

(责任编辑:杨洁)
相关专题
· 地方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