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颢、程颐之道--地方--人民网
人民网

程颢、程颐之道

丁以寿

2012年05月10日13:46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程颢(1032—1085)、程颐(1033—1107)为洛学代表人物,北宋道学的奠基者。

  一、道的内涵

  1.道是万物的本体

  二程认为,无形无声无臭的天之理就是道。“道无形,有形皆气也,无形惟道”(《河南程氏粹言?论道篇》)。虽然道器不相离,但道却是首要的。二程说:“盖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其体则谓之易,其理则谓之道……形而上为道,形而下为器,须着如此说。器亦道,道亦器,但得道在,不系今与后,己与人”(《河南程氏遗书》卷一)。在道与物的关系上,“道之外无物,物之外无道。是天地间无适而非道也”(《遗书》卷四)。道物不相离,而万物却由道产生,以道为存在的根据。“道则自然生万物”(《遗书》卷十五)。道是生万物又存在与万物之中的本体。

  2.道是自然规律

  道不仅有宇宙全体的义蕴,而且有自然规律的涵义。程颢说:“言天之自然者,谓之天道。言天之付与万物者,谓之天命”(《遗书》卷十一)。天道是指自然界的规律。二程所谓天,有两层涵义,一指本体的天,此天即为道;一指形体的天,即有形体的自然现象。程颐说:“夫天,专言之则道也,天且弗违是也;分而言之则以形体谓之天”(《乾卦》,《周易程氏传》卷一)。与此相适应,道也就是自然界的规律的意义。程颐说:“天之法则谓之道”(同上)。程颢也说:“一阴一阳之谓道,自然之道也”(《遗书》卷十五),阴阳相互作用的规律就是自然之道。

  3.道是五伦五常

  在宋明理学那里本体论与伦理学是密切结合的。二程以五伦和五常为道的涵义,五常即仁义礼智信,五伦指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的伦理关系的准则。程颐说:“且如五常,谁不知就是一个道”(《遗书》卷十八)。仁义礼智信,“合而称言之皆道,别而言之皆道也”(《遗书》卷二十五)。程颐说:“道之大本如何求?某告之以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于此五者上行乐处便是”(《遗书》卷十八)。五伦关系的道德原则为“道之大本”,道便具有了伦理道德的涵义。

  二、道与理、太极、心、阴阳的关系

  1.道与理

  道与理是二程哲学中最重要的本体范畴,他们的内容含义相当,涵义相似,但也有区别。

  第一,道即理。程颐说:“又问天道如何?曰:只是理,理便是天道也”(《遗书》卷二十二上)。以理言道,理便是道。理在郡雍哲学那里,仅是物之理。是从属于本体道的。二程把理从物之理中抽象出来,使之具有最高范畴的意义。故程颢说;“我学虽有所授,天理二却是自家体贴出来”(《河南程氏外书》卷十二)。将理等同于道,作为最高哲学范畴,却是从二程开始的。

  第二,道与理的区别在于,理为道之散,道为理之统。程颐说:“散之在理,则有万殊,统之在道,则无二致”(《易序》)。道是统一的理,理是分散的道。道散为万殊则为理,理统之为一则为道。

  2.道与太极

  程颐说:“太极者,道也,两仪者,阴阳也。阴阳,一道也。太极,无极也。万物之生,负阴而抱阳,莫不有太极”(《易序》)。太极就是道,两仪为阴阳,阴阳统一于道,太极是没有极限的永恒本体。

  3.道与心

  在心与道的关系上,一方面是主体对本体的体认,另一方面表现为主体与本体的融而为一,心因此具有了本体的意味。程颐说:“夫心通乎道,然后能辨是非”(《河南程氏文集》卷九)。二程又进一步认为,心与道可合而为一。“心与道,浑然一也。”“心,道之所在”(《遗书》卷二十一下)。

  4.道与阴阳

  第一,道为形而上,阴阳为形而下。程颐说:“阴阳,气也。气是形而下者,道是形而上者。形而上者则是密也”(《遗书》卷十五)。所谓形而上,即是超越形体,无形、无声、宁静的抽象;所谓形而下,即是有形。“有形总是气,无形只是道”(《遗书》卷六)。

  第二,道不离阴阳。程颐说:“离阴阳则无道”(《论道篇》,《粹言》卷一)。形而上之道不是孤立虚托的存在,它存在于具体的事物之中,并通过阴阳得到体现。

  第三,道所以阴阳。形而上之道是阴阳之所以存在是根据。程颐说:“所以阴阳者,是道也”(《遗书》卷十五)。“所以”即指原因或根据,道是阴阳存在和运动变化的根据。

  二程的道与理、太极相类,心兼有主体和本体两重属性。道通过阴阳(气)产生万物,并为万物存在的根据。二程的道是集宇宙本体,自然界规律,伦理道德为一体的哲学范畴。
(责任编辑:秦晶、乐意)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