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9月份交通拥堵状况工作报告显示,9月交通拥堵指数比去年同期提高10.3%。交通委表示,将启动2013年保障交通畅通措施的研究,重点研究深入推进弹性工作制和错时上下班工作方案,并评估特定时段、特定区域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的可行性,结合年底开通轨道交通新线研究提高公交运力的措施等。
    北京奥运会期间曾实施过单双号限行,尽管也出现在2010年年底出台的治堵28条中,但并未在这两年间实施。在一些专家看来,单双号限行以及收拥堵费这两剂治堵“猛药”,不堵到一定程度不会用。
    此外,何为“适时”?哪些路段能归入“重点交通拥堵路段”等等问题尚未明确。到底能否真正解决北京长久以来的交通拥堵问题?单双号限行,到底行不行?


2008年9月21日,北京市机动车单双号限行解禁,车流量骤增

    近些年来,北京市曾经进行过小范围和短时间试行“单双号限行”治堵方案。2006年11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2007年“好运北京”赛事期间以及2008年奥运会期间,“单双号限行”作为特殊时期的交通管制措施,均取得了不错效果,一度让老百姓尝到了空气清洁、交通畅通的甜头。当时有媒体就后奥运时代是否对车辆继续实施单双号限行政策进行调查,68.9%的受访者表示支持。

    2010年底,北京出台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治堵措施,实施限制购车和摇号购车的政策,同时规定,遇有恶劣天气、重大活动、重要节日等可能引发严重交通拥堵情况,适时采取重点交通拥堵路段高峰时段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2012年8月公布的《北京市“十二五”时期交通发展建设规划》中又一次提到相同内容。北京实施摇号限购政策尽管在第一年就挡住了约60万辆的新车增加,但是很多人还是感觉北京是越来越堵,交通拥堵状况几乎没有任何好转的现象。


超五成网友建议“治堵别光盯百姓”

    北京市从2008年10月开始实行尾号限行政策,当时机动车总量是350万辆。4年过去了,北京的机动车数量已经突破512万辆,按照20%的机动车被限行,每天上路的车辆是410万辆,比限行前北京机动车的总量还要多60万辆。可以说,尾号限行已经呈现出“边际效应递减”,限行的效果正在被迅速增长的机动车数量抵消。目前每周一次的机动车尾号限行,显然已无法有效缓解北京市的交通拥堵,今年“最堵9月”的交通拥堵指数又比去年同期提高10.3%。

    当大城市的交通出现肠梗阻式的栓塞时,治堵是必须正视和破解的问题。尤其是像北京前年中秋节前的那次拥堵,指数破天荒地达到了9.7,距离全城“车不动窝”的指数10只差了0.3。面临如此堵况,交通基本失去意义,这就迫使有关部门不得不考虑升级限行力度,从1/5车辆停驶到减少一半车辆上路。在这个意义上,单双号限行的确是治堵的猛药,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然而,实施“单双号限行”方案,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缓解“首堵”之扰,但从长远看来,这剂“猛药”不能下得太草率。

单双号限行,究竟行不行?

     

 刺激车市,引发新一轮的购车热?

         如果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部分家庭可能会购买两辆车,以规避相关管理规定,达到每天都可以开车出行的目的。这样一来城市的汽车保有量可能会大量增加,不但难以达到预期效果,还会使停车难问题愈加凸显。

 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不公?

         分时分区单双号限行是针对所有车辆还是只针对居民个人的车辆?那些“特权车”如果不受此限制,是否将造成更大的社会不公?


 是解决北京拥堵的一剂良药?

         有评论指出,北京目前的道路拥堵问题,管理因素占据的比例是大头。比如人车混流;无预告、经常性的道路交通管制;“特权车”在道路上的表现以及一般汽车驾驶者的修养等等。要实行车辆限行政策,最为核心的前提是,高效的交通网络管理和快捷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
单双号限行,究竟行不行?

刺激车市,引发新一轮的购车热?

    如果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部分家庭可能会购买两辆车,以规避相关管理规定,达到每天都可以开车出行的目的。这样一来城市的汽车保有量可能会大量增加,不但难以达到预期效果,还会使停车难问题愈加凸显。

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不公?

    分时分区单双号限行是针对所有车辆还是只针对居民个人的车辆?那些“特权车”如果不受此限制,是否将造成更大的社会不公?

是解决北京拥堵的一剂良药?

    有评论指出,北京目前的道路拥堵问题,管理因素占据的比例是大头。比如人车混流;无预告、经常性的道路交通管制;“特权车”在道路上的表现以及一般汽车驾驶者的修养等等。要实行车辆限行政策,最为核心的前提是,高效的交通网络管理和快捷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

微博热议

专家观点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要实行“单双号限行”,应有合理的城区规划和完善公共交通配套网络,与限行以后的交通需求对接。
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教授刘莘则:单双号限行”是一种“懒政”,政府不能靠‘限’、‘罚’来推卸责任。
北工大交通研究中心陈艳艳教授:目前,在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不变以及道路资源短时间内难以扩容的状况下,实施特定时间、特定区域限号政策,可能是一种较为容易的治堵方式。然而,老百姓为治堵已经牺牲了自由选择出行方式的权益,城市管理者也不应产生惰性思维。
人大公共治理与和谐城市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宏山:单双号限行只能作为一个特例,在特殊的时间段和地点谨慎使用。因为这是一种补救性措施,实际上对市民的出行权,构成了一定侵害。
一些媒体也发声:限行只是治标不治本,以行政手段人为限制车辆上路,并不能削弱公众的出行需求。治理拥堵不能只做减法,而应多做加法,在限行的同时给公众出行诉求以其他的释放窗口。

  作为要建设国际活动聚集之都、世界高端企业总部聚集之都、世界高端人才聚集之都的北京,要建设和谐宜居之都,交通是个难题。而解决城市拥堵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不但需要严格的法律法规、完善的道路环境,便捷的公共交通,还需要改变人们的出行观念。首都若摘下“首堵”之冠,将给其他受交通拥堵困扰的城市一个借鉴。

策划、编辑:马丽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