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
"一座湖泊是城市的一双秀目,一窝笑靥,一只美脐。"作家刘醒龙说。
    曾几何时,冬天,湖面上结着很厚的冰,成群的水鸟在湖边的冰面上觅食。孩子们悄悄走近时,鸟群轰的一声飞起,遮天蔽日,非常壮美。那时,孩子们将口罩拆开,做成网,在湖里捕鱼虾。那时,藕从湖里挖起来,就着湖水洗洗便可以直接吃……许多武汉市民至今保存着这样美好的童年回忆,他们更期待,这样的美好记忆不要在未来的孩子眼里只是一种历史!
    湖泊是武汉的天然禀赋,是市民的公共资源,本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名片。然而,当公共资源被利益侵蚀之时,对“公共品”的保护就容易流于形式。在经历了三个阶段的“湖殇”之痛,今天的“百湖之市”,一方面斥巨资整治湖泊,加强水网建设;另一方面填湖依旧,湖泊还在消瘦,人们依然为这些天赋的公共资源担忧:那些投资数十亿甚至上百亿元的治湖工程能否还武汉一双双“秀目”、一只只“美脐”?昔日美景能否重现?详细
武汉湖泊现状之一:房地产“金”蹄欲平百湖
  •     调查数据显示:新中国成立之初至今,武汉中心城区湖泊数已由100多个锐减至目前的38个;近30年,武汉市湖泊面积减少了228.9平方公里;近10年,武汉市中心城区湖泊面积由原来的9万余亩缩减到8万余亩;目前,武汉的湖泊仍面临着继续被侵蚀的危险。

        据武汉亿房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7月第二周武汉主城区在售楼盘的成交均价仅为6642.44元/平方米。而东湖、南湖、沙湖等武汉中心湖泊周边的湖景楼盘均价都在10000元以上,且销售火爆。一些别墅已经卖到两万以上。
        位于武汉市武昌老城区东北部的沙湖,在上世纪90年代,随着武汉长江二桥的修建,以及中北路、徐东路的拓宽,部分沙湖水面被填。近10年来,这里的房地产开发热潮不断,一些单位办公楼也纷纷长高,一半的湖面就此消失。还剩一半的沙湖早已失去湿地的特征和价值。据有关部门的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09年沙湖为劣五类水质,富营养化严重。

      这座曾经是仅次于东湖的武汉第二大城中湖,3000多亩湖面如今却满眼是堆积的砖头、石块、泥土和建筑、生活垃圾,剩下的半个湖面臭味扑面而来。湖边飘浮着一层绿萍,拍打着不断向湖心肆虐的垃圾。对面,尘土飞扬的背后,一座座高耸的楼盘傲然而立,还垂下“热销中”的大字招牌。

        2006年10月,沙湖边的一座楼盘竟打出这样的广告:你无偿拥有一座私家湖泊。湖北省环境科学院总工程师沈晓鲤说,湖泊是城市的公共资源,打出“私人湖泊”的广告是公然违法。尽管后来他向有关部门反映,广告被撤掉了,但楼盘依旧照建。
        60多岁的马师傅告诉半月谈记者,近一年来,经常晚上有多辆工程车来沙湖倒垃圾,从晚上七八点一直倒到下半夜,估计是附近的房地产开发商。“好好的湖给填成这样了,过去这里可全都是水啊。”马师傅叹息说,渔政、城管都来管过,但管不了,还是照样倒。
        在晒湖,记者所见并不比沙湖轻松。干涸的湖底,臭水横流。只有旁边已经歪斜的“禁止违法填占湖泊”的标牌,以及写有“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的宣传栏依旧提醒着人们:这里也是湖泊!

        有当地媒体曾做出这样的标题:晒湖真“晒”干了!是谁“晒”干了这个距离武昌火车站最近的湖泊?老百姓说,不是武汉这座“火炉城”的阳光,而是火热的房地产开发对公共资源的肆意掠夺。晒湖的今天也许就是其他湖泊的明天。
        “近10年来,建筑越来越多,晒湖越来越小。原来湖里有鱼有荷花,景观很好,如今却臭味熏天。”刘女士2001年就搬到晒湖边居住,她说,一座座楼盘竟然在《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出台后的近几年间崛起,已经将晒湖榨干了。

      “这两年市里投了几千万治理晒湖,都没见什么效果。如果晒湖治理好了,我们每平方米价格肯定也不止八九千元了。”静安上城的售楼人员透露,即将于今年八九月份开盘的已经是第三期了,均价为8000元,湖景房均价在9000元左右。
武汉湖泊现状之二:多年治湖难挡瓜分狂潮
  •     2002年3月,《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就颁布实施,其核心内容是保护湖泊水面不受侵占,水体不受侵害。这是全国第一部对湖泊进行全面、综合性管理的地方性法规。据水务部门介绍,湖泊保护有法可依,各方监督也逐渐加强。水务部门实施了湖泊执法巡查制度、湖泊审批听证管理办法等,制定了中心城区湖泊保护规划,设立湖泊保护蓝、绿、灰“三线”,并对湖泊进行勘界立桩,严厉打击非法填占湖泊行为。

      然而,湖北省环境科学院总工程师沈晓鲤说,法规有,措施也有,执法却难以到位。随着近几年房地产开发力度迅猛加大,湖泊填占和污染行为并未能得到有效遏制。湖泊作为一个城市的稀缺资源之一,成了房地产商开发楼盘大肆宣扬的卖点和噱头。
        早在沙湖之前,武汉就有多个“湖”已经成为一个纯粹的地名,跟湖泊无关。例如,杨汊湖,如今的年轻人可能并不知道它曾经也是一片湖区,较早以前就被填完。
        从湖到塘,从塘到彻底淡出人们的视线,却是近几年的事。2008年,范湖完全消失,在大片大片的楼盘之中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
        偌大的南湖不断萎缩,周围高楼林立,无序开发的10多处临湖商品楼盘已超出其生态环境承载力。华中科技大学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邬红娟等专家认为,房地产无序开发、截污措施建设和管理不完善是造成南湖至今污染严重的主要因素。
        周边简直成了房地产开发的战场,“三线”保护形同虚设,占湖水域任意往前推,违章建筑不断蚕食湖面,一座座楼盘依湖而起。
        在武汉一家房产公司工作的吴小姐5年前相中了南湖雅园楼盘。她说,小区里买房的都是有些经济实力的,许多是企事业单位高管或私人老板,湖边房价都比较高。“之前我查过政府规划,说南湖要建水上公园,所以才在这买了房子,可现在也没看到什么公园,反倒南湖是越来越小。”
武汉湖泊改造之拷问:何时掐断利益黑手,还湖于民?
  •     越来越多的湖泊的自然生态已受到严重破坏,政府似乎也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今年7月16日,武汉治湖的一项庞大工程正式开工,一条连通武昌城区两大湖泊东湖与沙湖的人工河流将穿城而过,全长1775米。这是大东湖生态水网修复工程的一部分,也意味着武汉治湖进入大决战时期。
        东湖是我国最大的城中湖,也是武汉最大的风景游览地,每年接待游客近400万人次。2009年8月,东湖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引入深圳华侨城公司的武汉华侨城项目。据了解,该项目实行“地产+旅游”模式,总占地面积3167亩,主要分布在东湖沿线,属于武汉临湖黄金地块,商业价值巨大。建设项目包括欢乐谷主体公园、水上公园和都市娱乐休闲区,以及“东湖新城”等地产项目。

        据了解,华侨城公司去年以43亿元中标获得东湖风景区的3167亩土地,每亩单价仅为136万元。这一黄金地段的罕见低价引发公众关于是否存在内部不正当交易等诸多猜测。

        华侨城项目引起轩然大波,其背后是两种焦虑的碰撞:一种是政府的发展焦虑,希望引进优质项目,加快城中村的改造,促进景区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另一种则是大众对在优质公共资源范围内实施“地产+旅游”模式的质疑以及对房地产开发侵占东湖的担忧。
        东湖风景区管委会副主任金国发:武汉近年来对东湖实行重点保护,但东湖生态旅游仍发展不够、欠账较多、娱乐设施较少,周边12个城中村环境脏乱。景区希望能在坚持保护的前提下适当引进项目,加快城中村改造,合理开发东湖旅游资源。

      武汉华侨城项目副总经理丁未明:“武汉华侨城项目并不涉及东湖水面。整个项目用地将有40%用于房地产开发。房地产也不直接临湖,将建有100米~150米的公共绿化区域,供市民使用。”
相关策划
武汉湖泊图片
武汉湖泊萎缩经历三个阶段
  • ·    一是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初,人口增长使粮食问题成为当时最大的问题之一,大面积的湖区和湿地在政府主导的围湖造田下变成了田地。
  • ·    二是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群众自发性的围湖养殖,加之工业经济加速发展,水质污染与湖泊水体富营养化问题日益严重。当时几个大的郊区湖泊均大面积遭到垦殖,东湖水面在这一阶段也大面积缩减。
  • ·    第三则是90年代中期至今,围湖造田、围湖养殖逐步停止,却掀起了市政建设和房地产开发的热潮,滨湖地区成为房地产开发的“热土”,湖泊一块一块地被蚕食。
专家观点
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副所长杜群教授:“一个滨湖项目的开发,开发商、政府、购房者都能从中得到各自的利益,那么,牺牲湖泊资源也就在所难免了。”

湖北省环境科学院总工程师沈晓鲤:湖泊保护和治理最突出的矛盾,是政府要解决房地产开发力度过大的问题,实实在在地保护公共资源不受侵害,一定要按规划来,依法行事,执法到位。切不可为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后果。
武汉湖泊调查报告

    武汉湖泊减少34万亩
    浩浩长江奔腾而过,数百湖泊星罗棋布——武汉,因此被称为“江城”、“百湖之市”、“梦里水乡”。这是这座城市的骄傲。

    而在今天,人们为城市建设的日新月异而欣喜的同时,也为湖泊保护的严峻现实而忧心。来自武汉市水务局的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以来,武汉市的湖泊面积减少了228.9平方公里。近10年,武汉中心城区湖泊面积由原来的9万余亩缩减为8万余亩,净减少面积数千余亩。【详细
  
  多少已成追忆 多少正在消失
    从碧波荡漾的湖泊到高楼林立的街市,湖泊的消亡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历程?连日来,记者对武汉的多个湖泊进行了现场踏访,湖泊消失的命运发人深省,幸存湖泊的生存状态让人担忧。【详细
  
    难以承受的历史与现实之重
    “是什么原因,让数千年孕育的湖泊资源,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就遭到严重毁坏,近百湖泊甚至遭灭顶之灾?”面对武汉湖泊的今日现状,人们这样诘问。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及专家学者高度重视,不断探寻个中原因,并研究相应对策。

    连日来,记者采访了湖泊保护的相关部门负责人、民间护湖人士及多位专家学者。他们认为,江城湖泊被“蚕食”是个渐进的过程,有填湖造地等特殊历史原因,又有因城市发展“牺牲”水域的无奈之举,更有甚者则是因利益驱动而非法填湖。详细
  
    三个样本背后的艰辛与期许
    “人类今天对大自然的破坏,必将在未来以数百倍、甚至更高的代价来补偿!”这是世界环保组织发出的警告。对武汉湖泊而言,亦然。从月湖的警示,到涨渡湖的经验,再到梦泽湖的蓝图,我们从中看到的是一个城市对湖泊保护的意识觉醒,政府的治理决心和人们的湖泊梦想。当然,这一切,都是一个艰辛无比的漫长过程。【详细
  
    武汉湖泊的明天在哪里
    边填占边保护,边污染边治理,弹指一挥间,武汉市已走过10余年湖泊治理保护的艰辛历程。但湖泊的治理保护之忧仍写在这座城市的脸上,急在专家学者和政府领导心头。

    武汉湖泊治理保护的出路究竟在哪里?武汉湖泊的命运列车将驶向何方?民间护湖人士的建议、专家学者的良方、政府部门的行动和打算,或许能让我们得到一些启迪,找出问题的答案,提振对未来的信心。【详细
编后语
    江城武汉,百湖之市,50年来近百个湖泊“人间蒸发”。大小湖泊星罗棋布,两江三镇水网纵横,这本是大武汉显著的城市特征,也是江城市民引以为傲的资源禀赋,却逐渐被蚕食吞噬。在杭州西湖、云南洱海等围湖造别墅事件频发的今天,当我们穿行于填湖之上的高楼大厦时,不禁扼腕叹息:谁动了我们的湖泊,动了我们的天赋美景?
网友留言(点击查看)
昵称: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