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全力推进“科学发展新跨越”纪实--地方--人民网
人民网

脱胎换骨的精彩嬗变

昆明全力推进“科学发展新跨越”纪实

记者 徐元锋

2010年12月29日20:19    来源:人民网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冬季访春城,阵阵新风扑面来。

  城市面貌新:从前春城不绿、城中村密布,城市建设“十年一贯制”,如今满眼翠色,旧城改造势如破竹,新开工的工程、项目像雨后春笋。

  干部状态新:从前党政机关温吞拖沓、衙门习气浓,如今的干部“昼无为,夜难寐”。

  发展局势新:从“前面标兵越来越多,后头追兵越来越近”,到如今打开发展“总闸门”,结实于内,扬名于外。

  短短三年时间,昆明经历脱胎换骨的精彩嬗变,令人刮目相看。

  破解困局——转出科学发展的“新天地”

  (一)一味在老路上循规蹈矩,昆明只能永远落后

  “99世界园艺博览会”后,昆明的步子慢了。与省内比,2007年GDP增速列全省16个州市第11位,人均GDP增速倒数第三。同省外比,2007年地方财政收入不到成都一半,比人家少了150多亿。

  日益拥堵的交通、336个城中村,把春城变成了“堵城”、“村城”。许多游客失望的说:飞机在巫家坝机场降落,就像一头栽进了大县城。

  “把脉”昆明,2007年底到任的云南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仇和认为:以科学发展衡量,昆明在产业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和对外开放度等方面,差距不小。

  “工业一条腿短,环境严重污染,满足于云南省的‘老大’地位——如果一味在老路上循规蹈矩,昆明就只能永远落后!”

  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昆明开始“科学发展新跨越”。

  (二)新型工业化补上经济“短板”

  在有些人眼里,昆明是一座旅游商贸城市;搞工业,一没优势、二没必要。这样一来,到2007年,昆明的工业增加值只是杭州的30%、苏州的15%。剔除采矿和房地产,昆明实打实的工业只占GDP的37.6%,在省会城市中排名倒数。没有了工业化的支撑,城市化步履维艰,昆明越来越羸弱。

  市长张祖林说:“对症下药,昆明必须突破工业“强身健体”,突破园区建设搭好平台,突破招商引资培育项目,走新型工业化之路。”

  1992年成立的杨林省级工业园,如今真正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前15年才开发了2000多亩地,干部“谈农业大半天,谈工业半支烟”。而08、09两年,园区“征了1万亩地,迁了5千座坟”。市里每年投入工业园5000万扶持资金,市县两级下放了28项审批权限。园区内企业近两年上缴的财税收入,超过前15年的总和。园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杨定和一言以蔽之:杨林是昆明工业的缩影。

  去年,昆明市新开工亿元以上工业项目88个,投入创历史新高;实际利用外资额占云南省八成,引进省外到位资金增长四成多。昆明市还把产业发展的重点从传统的黑色冶金、有色冶金、化工、建材等,转向装备制造、生物开发及光电子信息产业,加快新材料、生产性服务等新型产业发展,促进产业结构升级。

  (三)“滇池治理的最大变化,就是真抓实干了”

  今年6月8日,昆明市召开生态文明建设大会,明确把生态文明纳入领导干部的政绩考核。

  对生态文明建设,昆明人心头别有一番滋味。

  滇池污染是昆明人“永远的痛”,也是整个流域水环境污染的集中反映。滇池流域占昆明国土面积的13.8%,却积聚了全市61.8%的人口和80.9%的生产总值。滇池不清,昆明的可持续发展难以为继。难怪仇和说:“要把滇池治理当作经济工作来看待,当作未来最大的发展性资源来培育。”

  随着今年雨季的来临,昆明主城区雨污分流改造正在加紧推进,全市千余家单位、小区10月底前将实现雨污分流。而在2008年前,昆明每年有2亿吨污水未经任何处理就流入滇池。治污关键是截污,为了“不让一滴污水进滇池”,昆明投资近百亿用于截污和管道建设。近两年内,昆明的污水处理能力也翻了一翻,基本达到“零排放”。

  为可持续发展“舒筋活血”,昆明大手笔在境内滇池、长江、珠江流域 “全面截污、全面禁养、全面绿化、全面整治”,仅禁养一项,就让80多万头大牲畜“搬家”。2009年以来,上万居民迁出滇池边,退塘、退田4万多亩,新建环湖生态5万多亩。

  治湖先治河,治河先治官。昆明市实行入湖河道治理“河长制”:市级领导“承包”入滇河道,区县领导任“段长”,定期组织几大班子巡河。这招真灵!盘龙江、大清河、海河、宝象河,记者一路走来,河水清莹,两岸披绿。

  “滇池治理的最大变化,就是真抓实干了”,市滇管局局长李昆敏感慨。他透露,截至目前,滇池治理“十一五”项目累计投资157.1亿元,今年7月已迎来“拐点”:治理重点由增量污染转向存量污染。

  (四)建设面向西南开放的“桥头堡”城市

  曾几何时,昆明满足于云南省内的“老大”地位,发展格局却越来越小。

  跳出来看,昆明“东连黔桂通沿海,北经川渝进中原,南下越老达泰柬,西接缅甸连印巴”,是对外开放的“口袋口”而非“口袋底”。随着泛亚铁路和昆曼(谷)、昆仰(光)等公路的建设,昆明独特的区位优势和广阔的发展空间日益凸现。

  一个“把昆明建成面向西南开放的区域性国际化‘桥头堡’城市”的战略应运而生。着眼“大交通、大流通”格局,昆明建设我国连接东南亚、南亚最便捷的陆上通道和沿边开放最具活力的省会城市。

  建设“大流通”,大举商贸物流业势在必行。但就在去年11月,数百名商户阻断主城区道路,反对老螺蛳湾市场搬迁。

  老螺蛳湾市场蜚声东南亚,却窝在主城区,要真正“国际化”,搬迁、升级势在必行。昆明市既坚定不移的推进商业升级,又如履薄冰地平衡各方利益,最终平稳搬迁老市场。如今,10万商户入驻新螺蛳湾国际商贸城,外汇结算、同声传译等设施齐备,“50年都不落伍”。二期市场已经开业,与之配套的加工、物流园区也开工建设。

  一跃龙门天地阔。2010年被称为昆明的“滇池泛亚元年”——“滇池泛亚合作战略研究院”成立,“滇池泛亚商品博览中心”挂牌,“滇池泛亚文化艺术节”开幕,“滇池泛亚”成为昆明耀眼的徽章。

  激活僵局——勇闯制度革新的“深水区”

  (一)从治官入手,打破发展僵局

  路线确定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

  今年初的昆明市委全会,4天会期有3天现场观摩,与会者纵横14个县市区,辗转65个现场,行程1000多公里。650人的观摩队伍,一路上几乎是急行军。一位领导风趣的说:“这是一支快速反应部队,一支没有高跟鞋的队伍,一支小跑中前进的队伍。”

  而几年前,昆明党政机关的拖沓低效不但让市民、客商望而却步,就连省级机关也感到头痛。

  昆明市从治官入手,打破发展僵局,把干部逼向书本、逼向基层、逼向市场、逼向社会。

  从2008年起,一场最大规模的公务员学习培训席卷昆明,一场场代表时代前沿的讲座,涤荡着传统思维,“就算是个草人也会进步”。同时选派上千名干部到苏州、成都、新加坡等地培训,目睹了现代高效的公共服务,干部们感慨:“昆明非得这么干不行,早该这么干了!”

  派出41个驻外招商分局,昆明招商引资轰轰烈烈,也饱受争议。谈起干部招商的“酸甜苦辣”,市投资促进局党委书记谭爱苹认为:“地方越落后,干部对市场反应越迟钝;把干部逼向市场,就是解放思想。”

  为进一步激活干部队伍,自2008年起,昆明市一手面向全国公选100名县处级后备干部、135名挂职副县级干部、134名乡镇(街道)党(工)委副书记,一手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拿出空缺的西山区委书记等近20个“实权”职位,公开推荐提名人选。与此同时,大刀阔斧清除推诿扯皮等行政痼疾,今年前三季度问责干部561人。

  问责风暴、大规模公选和注重实绩的用人导向,扫荡着“官场潜规则”。市委组织部部长郭红波直截了当地说:“昆明党政机关最大的变化,就是‘净化’了——现在干部脑子里想的,都是千方百计把工作干好。”

  (二)执行力度作“乘法”,管理理念作“除法”

  以前的昆明,“上热下冷、上活下死、中层梗阻、基层板结”的痼疾,扼住了发展生机。

  掀起软环境建设高潮,力推“行政效能提升年”和“干部作风改进年”,昆明既大力改善硬件环境,又让软环境“软到家”。

  而要让官员的身段软下去,“政平无威,则不行”。昆明实行了最严厉的问责、最严格的限时办结和最严肃的服务承诺制,全面推行工作成果倒逼、现场观摩评比和“一线工作法”。

  负责软环境建设,让原本“神秘”的纪委融入了全市工作的大局。在昆明,纪委不仅管查案子和党风廉政建设,而且挑起了干部问责、工作督查、制度创新等重担。“软环境建设钢的目标,需要铁的纪律”,市纪委书记应永生对此解释说。

  不但如此,昆明纪委还走入了火热的建设一线。二环路建设时,应永生就经常半夜三更到工程现场检查是否24小时开工。他介绍:“有些领导为了推进工作,还专门请纪委参加进来。”

  执行力度上做“乘法”,管理理念上做“除法”。两年多来,昆明市级行政审批从506项精简到86项,目前是全国审批项目最少、时限最短、收费最低的省会城市。

  走进昆明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在国土部门窗口,中心副主任李岗指着两枚公章坦言:“只有公章进了中心,窗口才不算‘中转站’。”为杜绝“体外循环”,中心管理人员经常回访,三问来办事的群众:在哪交的材料?有没有在大厅外协调?批复在哪领的?

  如今,在昆明落个户口两天办完;八成行政审批三天即可办结。许多机关办公室的门上,还贴上了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码,“一旦外出,办事的人也能找到你。”

  (三)改革“全盘驱动”,不搞“见子打子”

  对许多观察者来说,马不停蹄的昆明或许让他们“眼花缭乱”:软环境建设、招商引资、滇池治理、城中村改造和市政设施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等等——昆明从不懈怠、从未动摇。

  是什么力量,驱动着两年多来的昆明之变?

  是制度创新。

  昆明市的改革不搞“见子打子”,而是实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全盘驱动”。

  去年,《昆明市改革创新促进办法》实施,出台创新措施1616项。为啥这么多?应永生解释,跨越发展的各项目标“跳起来才能够得着”,制度创新就是“跳板”。

  他举例,昆明以前“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如今转向“办多少事找多少钱”,钱从哪里来?创新政府融资方式,通过银行贷款、信托产品、企业债券、BT等,大规模建设的资金得以保障。2009年,昆明投入重点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超过413亿元,今年将突破570亿元。

  去年半年内,昆明市委、市政府两次听取各民主党派、工商联、人民团体的调研汇报。这些“智囊团”的宝贵成果没有进本子、进档案柜了事,而是源源不断转化成制度创新。而苦练制度创新的“内功”,大规则连着小规范,就像主干和枝条,形成了昆明的“制度创新之树”。目前,市人大已把40件制度创新文件纳入了立法程序。

  制度创新,悄然改变着公务员的习惯。市政府副秘书长傅希说:“现在我们的举措和成绩,都会拿到全国层面去衡量。”谭爱萍体会:“制度创新,改变着每个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

  谋之深,才能行之远。在决策者们眼里,两年多来的“制度积累”,正是昆明最大的财富。

  构筑和局——扎根民间支持的“沃土层”

  (一)革除“怠政思想”,解决民生“沉疴痼疾”

  2005年,两路《昆明日报》的摄影记者爬上市区的高层建筑,用超广角鱼眼镜头扫描式拍摄,组合成的1米长照片震惊了报社:春城无绿,到处可见黑压压的屋顶。第二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发出警告:“春城美誉将名存实亡”。

  遗憾的是,两年后的昆明,依然缺荫少绿。

  从2008年起,昆明兴起一场“造绿运动”,当年栽树170多万棵。但大力推进植树建绿,也引来了“种树大跃进”、“盲道种树”、“开水浇树”、“草木书记”等非议。

  而今年夏季,这两年新栽的350万棵树木,为市民撑起“绿伞”。满目葱茏的景象,让曾经的质疑和责难销声匿迹。

  北京奥运会后,有网友改编一首“昆明欢迎你”,戏谑交通拥堵:我家的车很难开,一小时一公里,到了上下班的时候,更是恐怖时期;天大地大都是红灯,五十米就停,立交桥成了“废墟”,只为堵死你…

  其实,“村城”也好,“堵城”也罢,都是遗留的“沉疴痼疾”。这些民生问题久拖不决,除却办法不多外,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惰政思想”难辞其咎。

  两年多来,昆明市从群众的整体和长远利益出发,敢捅“马蜂窝”,偏向虎山行。

  为甩掉“堵城”帽子,市委市政府决定:东南北二环改扩建工程,三年工期一年完成;“四环十七射”路网建设,变“八年抗战”为“三年解放”。

  二环快速系统施工中,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吃住在工地上,1400名交警、2000多名交通协管员上街保全市畅通。2009年国庆前,二环通车,媒体用“飞翔”形容市民的喜不自禁。如今,昆明三环已经通车,“四环十七射”的骨干路网不断成形,四条地铁开工建设。

  (二)400多万平米城中村平静拆除,靠的是什么?

  能否摘掉“堵城”、“村城”等帽子,考验着决策者的执政能力;能否赢得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则检验着决策者的执政品格。

  在昆明主城区,分布着336个城中村,堪为全国省会城市之最。自2008年启动改造以来,102个村进入拆迁,累计拆除建(构)筑物760万平方米,“整个城市就像个大工地”。如此大规模的拆迁改造,昆明却基本“风平浪静”。靠的是什么?

  尊重民意。盘龙区大白庙村60多岁的沈玉仙告诉记者:“城中村开窗是‘天罗地网’,万一地震、火灾不得了,环境对小孩子也不好,大家都盼着搬呢。”群众的呼声就是第一信号,昆明史无前例地提出,5年改造完所有城中村。

  补偿到位。大白庙村代英家五层的自建楼今年被拆除。按政策,他家获得了四套回迁房,政府又补了三四十万。代英对补偿很满意,他还给记者算账说,以前城中村一间屋才租一百多,以后拿出三套“小区房”出租,租金只多不少。

  公开透明。城中村拆迁不能搞“口袋卖猫”。在盘龙区,村民百分之百同意改造才能拆迁,选择哪家开发商要九成村民同意。

  随着市政建设、工业园区突破等的推进,昆明的社会结构也在迅速变化。为长远计,对城郊和农村失地农民,昆明市没有“一补了之”,而是一律提供大病就医和就业培训,保证他们的子女接受义务教育。

  市长张祖林说,拆迁改造不只是“拆旧建新”,而是一次“城乡统筹”的过程,要借机消除二元政策差异,让村民从头到脚变市民。

  (三)“没有人的变化,其他成果只是‘沙滩上的雕塑’”

  仇和书记不止一次提醒:改变了经济数字、城乡面貌固然可喜,但最重要的是改变人;没有人的变化,其他成果只是“沙滩上的雕塑”。

  2009年,昆明市财政一半多的钱花在了民生上。为了把人口变人才,市里一口气出台了促进就业、劳动力转移和高校毕业生就业三个文件。同时扩大住房保障,“让市民买不起商品房买经济适用房,适用房也买不起还有廉租房,租不起的政府来保障”。

  安居乐业,还得讲求生活品质。今年初,昆明“创卫”20年来,首次通过国家专家组暗访;5月底,昆明又进入国家园林城市行列;6月,再打响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攻坚战…

  发展是为了人,但发展也要依靠人。昆明市秉承“希望在民间、活力在民营、发展靠民力、稳定靠民富”的理念,支持非公经济发展,鼓励全民创业。仅2010年,全市民办教育落地项目就达42个。目前,昆明市民营医院的数量、床位、资产和人员分别比2007年增长60%、124%、357%和112%。

  目前,“政府重大事项公民参与决策实施细则”正在昆酝酿出台。按照这一文件,昆明市政府在审议关乎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项时,将邀请市民建言献策,甚至参与决策。

  谋求民间“合力”的诚心,换来的是市民滚烫的热心。

  “我们正亲身经历着昆明的巨大变化”,五华区一位市民给市长信箱发来电子邮件说:“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在昆明市征集“市民河长”监督污染河道的活动中,600多位市民踊跃报名。“市民河长”李彦辉说:“大家都想为新昆明尽份力。”
联系本文记者

徐元锋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虞兮)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